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十七章 侍灵术

天色渐晚,吕烈看罗阳和楚烨受伤甚重,小为羽也是昏迷不醒,就让两个随从在寨子里寻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方,准备在此处休息过夜。

在交谈中得知,高瘦的汉子叫风云飞,壮硕的汉子叫风云鹏,是兄弟二人,二人虽然都自称是吕烈的随从,但从言谈举止间看不出一丝伺候人的模样,倒有几分纨绔和跋扈之感。

吕烈拿出了几颗药丸让楚烨和罗阳服下,之后又亲自帮二人推宫过血。这样折腾了近半个时辰。两人体内的气息才渐渐平稳。

罗阳还是根基扎实一些,最先恢复了精神,将体内的炁运行了一周,确定并无大碍后,又连蹦带跳起来。

罗阳拍拍屁股上的尘土,凑到了吕烈的跟前。背起手,围着吕烈转了两圈。歪着头,说到“你这个大高手,几天之内就救了我两次了。我可是不愿欠人人情的,你说吧,我怎么还你这天大的人情?”

吕烈饶有意味的看了看罗阳,说到“那如果我让你跟我走,以身相许,你能答应么?”

众人听到这句都是微微惊诧,月儿和为羽都满眼期待的看了过来,眼睛中似乎闪烁着一种叫‘八卦’的光芒;楚烨虽然闭着眼睛调息,但也不自觉的把耳朵凑进了几分;风氏兄弟则抱着肩膀看着,一脸有些幸灾乐祸的表情。

罗阳更是没想到这个一向给人感觉城府深沉的男人,会突然这样问自己。先是有些恼怒,然后瞪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狠狠的盯着吕烈,吕烈也不闪躲,明亮的眸子深沉似水,似乎在等着罗阳发作。

盯了足足有一刻钟,罗阳整个人才气势一泄,转过头去,叹了一口气,颇为低沉的说道“你应该也知道,我是要去蛮族和亲的大炎公主,你刚才那句话,已经是死罪了。”

听到这话风云鹏轻蔑的哼了一声,就要说话,被旁边的风云飞狠狠的掐了一把,拉了回去。

“大炎的死罪,我倒是不怕。我只是想知道你愿不愿意跟我走。“吕烈在罗阳身后淡淡的吐出了一句。

罗阳轻哼的下,冷冷的说道“别以为我对你好一些,就太自我感觉良好,什么话都敢说,什么玩笑都敢开,冒犯大炎朝堂的人,五州之内不会有他立足之地。”

吕烈沉吟了一下,正色道“这个天下没有我不敢冒犯的人,如果非说有,我倒是担心刚才的问题冒犯了你,但这个问题我必须现在知道答案。”

罗阳猛然转头,有些失态的冲着吕烈大声说”你是不是傻了!就算你再厉害能怎么样!我是大炎与蛮族和亲的公主,没人能同时得罪这俩个庞然大物!还有..!“罗阳还没说完,一只宽大厚重的手按在了罗阳头上。

只见吕烈一手轻轻按在罗阳头上,一边面带微笑地说”我说了,我不怕大炎的皇帝,我更不在乎蛮族的大君。我现在只是想问问你,如果我要你以后一直陪在我身边,你愿不愿意,我知道…我说的太过唐突,但我现在就要知道… “

这次被打断的是吕烈,罗阳一把甩开了吕烈的手,双手揽住吕烈的脖子,深深的吻在了吕烈嘴上。

一向沉稳的吕烈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吻弄得脸上绯红一片。正要说话,却被罗阳伸出一根手指,轻轻的放在在嘴边。

罗阳低头说到”请你不要怪我….我到底是大炎的公主,有些事,不该是任由我胡闹的,我不想无辜的人因为我丢掉性命。”说到这罗阳对着月儿笑了一笑。

月儿微微一震,低垂的手紧紧的攥紧。

罗阳抬起头看着吕烈继续说“所以,虽然我愿意,但我不能跟你走。”

似乎是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的眼泪,罗阳忍着热泪,又笑骂道“而且你这样的大高手,应该娶那些江湖仙子,那样才般配。我呀,下辈子要是能托生在一个自由的人家,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到时候你别赖账就行,大不了我可以做你的二老婆,三老婆这样的。“罗阳说的戏谑,但眼中的泪花却不争气的留了下来。

罗阳哭了起来,她从小没有感受过真正的关爱,她对吕烈是有感觉的,那种愿意依偎在他怀着一辈子的感觉。这种感觉打从第一次被吕烈相救后就有了,只是她无法表达。

刚才吕烈表白的时候,罗阳打心底的高兴,但她知道,这恐怕是她这辈子唯一能享受这爱的时光了。

还有楚烨,月儿,为羽,这些才结识没有几天的人,他们一个个真实的站在自己的眼前,陪着自己疯,陪着自己笑。这是她二十年来在那森严的皇宫内从未感受到的,她知道这些也不会持续太久,那蛮族大君的金帐不过是另一个天启城的皇宫。

吕烈有些心疼的看着罗阳,叹了一口气,说到“我答应你,如果有下辈子,一定早些遇到你。不过你也要答应我,这辈子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罗阳努力的挤出笑脸,说道“放心吧,我可是要嫁给蛮族大君的人,到时候大雪山的天材地宝任由我挥霍,青春常驻延年益寿根本不是问题。”

吕烈莫名有些尴尬,低声说“听说蛮族大君可是很穷的。“

罗阳哑然“......”

渐渐的来到了深夜,幽静山中的夜晚,寒气分外的重。

云鹏不知从哪抓了几只兔子,正生着篝火烤炙,众人也都围绕在篝火旁边取暖,罗阳轻轻靠着吕烈,小为羽和月儿分别坐在楚烨两边,楚烨则死死的盯着火上的兔子,重重的吞着口水,云飞不在,似乎是在外面值夜。

吕烈深深的看了一眼楚烨,说道“楚烨小兄弟,刚才我为你疗伤的时候,感到一股精纯的炁,很多年前我遇到过拥有类似炁息的人,请问你的师承何处?”

罗阳一听也来了兴致,冲着吕烈说“对呀,他是不是某种先天炁脉?你来之前他甚至都能硬接那魔头一招...你可别告诉我他实际是某个大人物的弟子什么的。”

吕烈看楚烨有些迟疑,笑着说“我多年前遇到的那个人对我有过点拨,算得上是一语之恩,算起来,我承了那人一份情。”

楚烨有些不好意思,心想,这吕烈刚刚还救过自己,现在自己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实在不妥。而且如果吕烈真对自己有什么歹意,恐怕自己跑不掉,与其让吕烈怀疑揣测自己,不如摆出一副坦诚姿态。

想到这里,楚烨对着吕烈拱了拱手,说道“实不相瞒,我所修习的,是家传的一种功法,家人让我多多隐蔽。至于您早年遇见那人,我也不知道与我有什么联系。”

说完楚烨淡淡的与吕烈对视。吕烈则渐渐的眯起了眼睛,似乎在考虑什么。

其实吕烈现在能够确定楚烨与那个人有某种关系,当年那人修为通天,尽管现在吕烈自诩天下罕有敌手,但那个人对他,还是颇有吸引力。而楚烨很可能身怀那个人的功法。

要知道对于修行者而言,功法的重要程度远高于其他。江湖中因为半页秘籍就打得血流成河的事屡见不鲜。若是吕烈真动了楚烨功法的心思,恐怕楚烨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感到气氛渐渐沉重,三个女人甚至有些担忧的看着楚烨和吕烈。

吕烈一拍大腿,爽朗的大笑了起来,说到“说实话,这世间能吸引我的事不多,你小子虽然摆出坦诚的样子,但这几句话居然就勾得我生贪念,也是难得啊。”

说完吕烈轻轻抚了下罗阳的脊背,颇为豪爽的说道“我当你们是朋友,是朋友就不会对朋友的东西眼热,放心吧,阳儿。”

罗阳被一句‘阳儿’哄得如痴如醉,又用力靠向吕烈几份。

不消一会兔子就烤好了,那风云鹏甚至还随身带了盐巴和调料,几只兔子在粗糙的烹调方式下,竟是做得金黄香嫩。饥肠辘辘的几个人面对香气腾腾的烤兔子,大块朵颐起来。

众人吃的热闹,只有小为羽闭着眼睛默默的念着经,不过尽管闭着眼睛,听着到众人咀嚼的声音,闻到那飘香的味道,还是惹得小为羽偷偷的吞着口水。

小为羽自幼在清平庵长大,虽然没受戒出家,但自己也是一直守着清规戒律,从来没吃过肉食。只见小为羽一边吞着口水,一边心里道着罪过罪过。对着自己不争气的表现,甚为失望。

“喏,给你。“小为羽感到有人推了一下,睁开眼睛。看到时楚烨拿着一张饼,正递给她,小为羽怔了一下,没有去接。

楚烨有些尴尬,说到“这个我从小就喜欢吃,出城时顺手买的,折腾了一天还算完好,虽然有些硬了,权当果腹了,你别饿坏了,等我们回去,还要继续找你的师姐妹呢。”

小为羽红着脸接过了饼,道了一声谢,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饼还算松软,而且是夹了糖的甜饼。

许是吃的急了,没吃几口,小为羽就噎到咳了起来。楚烨微微摇头,又递给她一个水袋。

小光头又是猛点了一阵,算是又谢了一遍。

罗阳看着小为羽,恍恍惚惚的说“也不知道那魔头口中的珠儿是不是当真如为羽长得一模一样。“

小为羽听到七彩童魔,莫名的感到一阵悲伤,本就不高的情绪又低落了三分。

楚烨深深的给了罗阳一个白眼。干咳了一声。罗阳也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为了给自己打圆场,罗阳对吕烈说到“那七彩童魔到底是人是鬼,这世上怎么还有吃人的功法?“

吕烈沉吟了一下,说到“世间修行之法各异,有主修内息的,有主修体魄的,不一而同,就说这七彩吧,他修行的是功法其实是‘侍灵术’的一种,靠的是修行者本人自小膜拜奉献于某种精灵,达到人灵合一,靠修行者滋养精灵,又靠精灵的力量来对敌。”

罗阳突然插话“我知道,我知道,这‘侍灵术’虽然强大,但修炼十分艰难,往往倾注几代人的心血都滋养不出一个强大的精灵,听说只有雍州的‘花蝶门’,景州的‘万灵谷’,蛮族的‘萨满’一族还传承着这种秘术。”

月儿看了看吕烈,淡淡的道“原来是蛮族萨满擅长的东西,怪不得那魔头也会浸淫其中,难以自拔。“

吕烈微微挑眉,对着月儿说到“你这丫头,聪慧倒是聪慧,但看事情太多促狭,蛮族的人未必就比大炎子孙邪恶野蛮,相反还多是坦诚守信之人。“

月儿有些憋气,但看了看场合,还是对吕烈微微额首,算是受教。

吕烈倒也不再追究,看了看罗阳、楚烨也颇为怀疑的眼神,只能苦笑一声,低声道“唉,看来大炎的子民对蛮族的人成见甚深。“

吕烈又补充道“万里大雪山中的萨满一族,就颇为擅长‘侍灵术’。只不过七彩童魔被自己的心魔所惑,走上邪路,要靠着那件红色大袍压制自己分裂的人格。不然七彩童魔的修为应该能够更上一层楼。”

世间都羡慕修行者有通天彻底之能,但想要夺天地造化为己用,就要冒无数风险,突破无数险阻,期间只要有一次不小心,就可能导致自己跌入万劫不复之地,多少宗师高手因此一身修为灰飞烟灭,多少豪侠英雄又因此一世英名毁于一旦。

众人此时想起白天的情景,颇为感慨,都深深的叹了口气。

一阵微风吹过,风云鹏豁然站起,满脸警惕,看了一眼吕烈。吕烈冲他点了点头,淡淡吩咐了一声“去吧”

风云鹏狠狠的抱了一拳,答了声喏,转身就要出去。后面传来吕烈悠悠的声音“你去给你哥掠阵就好,能不出手就别出手,真需要你动手的话,也要留好分寸,今天这座山里死的人已经够多的了。”

云鹏只能不情愿的又答了声喏。匆匆的离开了。

楚烨等人疑惑的看着吕烈,吕烈微微一笑,说到“没什么,有客人来了。”

吕烈看众人脸上都有些惴惴不安,苦笑一声,说到“也罢,我们也出去看看,其实我也不放心我那两个随从,别又惹了什么活,到时候还得给他们擦屁股。”

说罢,吕烈率先走了出去,月儿看了眼楚烨,最后还是选择去搀扶罗阳。

楚烨满身酸痛的刚刚站起,就感到旁边一双小手扶住了自己,低头一看是一个小红光头。

小为羽本来是要自己走的,但看到众人都走远了,楚烨又痛苦的在旁边,也没多想就去搀扶,但不知道怎么,一碰到楚烨的胳膊,自己的脸就又不受控制的红了起来。

楚烨倒是有些窘态,虽然小为羽用力搀扶着自己颇为消受,但一想到小为羽那纯真的模样,楚烨就有种罪恶感,连忙正色起来。就这样,两个人跌跌撞撞的也跟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