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十三章 六剑叶问天

阻止叶三长老的正是刚被白瑾纳入麾下的鹤三儿!这鹤三虽然人品不行,但察言观色的功夫可是一流。

通过一阵的接触,他就发现这白瑾虽然表面对叶三长老客气,但实际上心底对其十分不满。也难怪,这叶三长老在白瑾面前向来以第一客卿自居,拿白瑾就当成一个受皇家荫泽的败家子而已。

鹤三儿一直想找个机会替白瑾教训下这个叶三长老,但碍于自己修为比叶三长老还差几分,背后势力也远远不及在大皇子一党炙手可热的六剑山庄,所以只能一直等着机会。

今天这个场景简直就是千载难逢,叶三长老当白瑾面要杀人,简直就是狠狠的在抽白瑾的脸。这时候出手救人一定能得白瑾的赏识,况且现场有这么一个嫉恶如仇,慈悲为怀的大和尚在,这普渡一定不会袖手不管。

所以鹤三一直留心注意这叶三长老了,这下救人,可谓是手疾眼快。

叶三长老素来看不起这个鹤三儿,本就觉得白瑾给他赐名‘三’字耿耿于怀,现在又蹦出来阻拦自己。索性就要对鹤三出手。

但哪轮得到叶三长老再逞凶,一道蕴含着佛门雷音的浑厚声音如同炸雷一般再耳边响起“凶徒,放肆!”叶三长老就觉得眼前一黑,赶紧屏息凝神。还不等叶三长老回过神来,普渡一掌就横着拍在叶三长老的身上,叶三长老一身翠绿衣衫,被拍飞出去,就像一只高高跃起的蛤蟆,摔进了池子里。

叶三长老到底是地阶中品的高手,这一掌拍的只痛不伤,但一向自视甚高的他,这会儿有些恼羞成怒,运起十二分的劲就扑奔普渡而来。想着找上一招半式的便宜,就算最后不敌普渡,也算给自己六剑山庄涨涨声势。

但可惜,若是平时,这普渡可能还会手下留下三分颜面,送叶三长老一个“与卧禅寺四大名僧普渡禅师斗上三十回合不落下风”的名头。但现在普渡对叶三长老厌恶至极,若不是没伤到人命,难保不会直接下重手毙了这獠。

六剑山庄以剑为名,自然在剑道一途甚有造诣,只见叶三长老以指为剑,道道剑芒射出,将普渡禅师团团围住就要绞杀。

鹤三儿旁边冷眼看着,心里暗想,没想到叶三长老的实力如此强劲,自己今天得罪了他,往后的日子可得小心,若是三皇子一个没罩住,自己就得吃硬亏。想到这,鹤三儿默默祈祷,祈祷叶三长老直接被普渡禅师一掌拍死!

反观普渡,双手合十,浑身金光环绕,整个人化做一座罗汉金身。

叶三长老的剑芒射在普渡神僧身上,只崩剑芒寸裂,无功而返。

普渡微微一笑,大手探出,似缓实急,如同巨石碾谷一般穿过层层剑芒,‘啪’的一声,抓住了叶三长老的肩头,往下一按,把叶三长老从空中直接按到了地上,又一较劲,生生把叶三长老一半的身体按进了地里。

叶三长老往上挺了几下,纹丝未动,略显滑稽。就连远处观战的太监们都掩嘴嗤笑。叶三大怒,双掌拍地,跃至空中,一身剑气肆意爆发。

刚才还嗤笑的太监被射得抱头鼠窜,有两个躲闪不及的,直接被剑气穿身而过,不知死伤。

鹤三儿赶紧护在白瑾身前,格挡着剑气。

普渡看着叶三长老仗着修为,不顾别人死活,动了真怒,道“你个孽障!”罗汉金身光芒大盛,化掌为拳,轰向叶三长老,叶三长老也聚起了一柄绿色长剑,刺向普渡。

一连串的爆裂声音,绿色长剑溃散,叶三长老被普渡一拳重重的轰在心窝,直接从天上轰到了地上,一口鲜血喷出。

普渡怒目而视,一瞬间竟然是没控制住自己,又是一连串重拳轰出,这要是打到了叶三长老身上,恐怕叶三长老就得毙命当场。

这时一道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住手!”与声音一起到的,还有五个身影,只见五个人护住叶三长老,各自施展手段,将普渡的攻击化解。

为首的一人更是手持一柄三尺长剑,通体碧绿,冲着普渡就是一剑斩出。普渡以罗汉金身硬接,虽然没伤,但却在混入真金的身躯上,留下一道肉眼可见的白印。

来的五个人自然是六剑山庄的其他几位庄主。而为首的,便是六剑山庄大庄主,叶问天。

这叶问天,不愧为六剑山庄的扛鼎者,天资聪颖,年少时便成名于江湖,九十岁更是步入地阶上品,如今一百五十岁,隐约有步入地阶巅峰甚至问道天阶的趋势。六剑山庄在他的执掌下更是声威空前,步入天下一流势力之列。

叶问天踏出一步,与普渡相持,其余四位庄主赶紧救治叶三长老。沉默了片刻,叶问天就要动作。一串清脆的鼓掌声传来,率先打破了气氛。

只见一老者缓步而来,边鼓掌边说“好!好!好!这六剑山庄剑气果然英伟,卧禅寺更是不负盛名,老朽看今天本是为公主祈福的好日子,大家比试过了即可,不要没完没了,乌烟瘴气。”

叶问天一看来人,心头就是一动,拱手说道“戚翁。但这和尚无礼,将我三弟打伤,我们兄弟怎么能容他!”

被称为戚翁的正是随这五位庄主一同前来的管事,此人虽然没有官阶,但却是从小陪在大皇子身边的老人,做事稳妥,深得大皇子信任。这些年来在大皇子身边说一不二,出现在这几乎如大皇子亲临。

戚翁深深的看了一眼叶问天,直看的叶问天深深低头,才继续说 “比试过招,有个闪失实属正常,还望大庄主不要介怀。别忘了,我们还有大皇子交代的事情要办。”

叶问天狠狠点了点头,冲普渡一抱拳“今日我三弟技不如人,改日叶问天定向神僧讨教。”

普渡倒是听说过叶问天,此人年龄比自己二师兄差不多,算得上自己前辈。回了个礼。答了句“随时候教。”也不再纠缠。

白瑾此时又走过来,拉住戚翁的手,好一顿亲热,这倒不是白瑾笼络戚翁,而是白瑾自小收大皇子调教,与戚翁相处了十几年,对戚翁是真真的亲近。戚翁也甚是喜欢白瑾。

虽然不及大皇子白毅那般英明神武,但自己从小带大的,怎么能不喜欢。

于是这一阵冲突就算告一段落,白瑾和戚翁一起邀请普渡品茶,普渡也不好推辞,于是一行人先行走了。

六剑山庄的人担心叶三长老的伤势,也回的住所疗伤去了。

楚烨刚转身要回去,就见罗阳正站在自己不远处,抱着肩膀,一只脚还拍着地,就像家长在等犯错的孩子回家那样。

楚烨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还没到罗阳跟前,就被一众侍女拦住,只见几个侍女纷纷给楚烨见了大礼,说道“感谢楚大人大恩,若不是楚大人仗义出手,我们几个今天恐怕难逃魔掌。”说完几个侍女带着哭腔又是一阵磕头。

罗阳最受不得这个,赶忙扶起,一阵安抚。旁边的罗阳则是抱着肩膀拱了拱楚烨,说道“看上哪个顺眼的,领回家算了,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惹得几个侍女面红耳赤,但却都似有期待的望着楚烨。

楚烨大窘,对众侍女留下句“各位保重,我娘叫我回家吃饭。”就率先跑回去了,惹得后面的罗阳一阵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