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十四章 月至羽临

天已渐晚,三皇子特意安排了盛大的晚宴招待普渡,此时整个行辕都沉浸在一片歌舞升平的气氛之中。

白瑾身着一身绣金的蟒袍自然居于首位,侧面坐着一身橙黄色裙袍的罗阳,往下依次是普渡、戚翁、叶家五位庄主、以及诸位境内有职衔的文武官员。

宴席上无非是些各种歌功颂德,欢喜客套的话,白瑾与戚翁都有意笼络普渡,字里行间满是恭维亲近之意。听得叶问天等人好不是滋味,但畏于皇家威势,也不敢造次。只能一口一口的喝闷酒。

普渡心里惦记着那些被掳走的尼姑,白天的探查还是一无所获,这皇家行辕太过巨大,院落房间多的是,普渡也没办法一间一间的查看,再着又跟叶三长老闹了一阵,也耽误了不少时间。

普渡心中有事,对宴会只是面子上随便应付,白瑾和戚翁则以为普渡是对白天的冲突还有介怀,反而越发殷勤。

罗阳这个和亲的主角反而是被冷落在了一边,除了刚开始客套了几句,现在根本没人理她。罗阳并没有把楚烨带在身边,因为怕六剑山庄这几个老不死见会对楚烨发难,罗阳索性把楚烨留在了自己的行宫。

.....

楚烨此时正在运功调理,经过白天与叶峰的一战,虽然取胜,但对于自己拳脚上的功夫,楚烨感到十分失望,心想着有机会一定要找高人指点,好生练习,否则真遇到身手老到的对手,拳脚上一旦受制,自己功法再强也不得施展。

楚烨现在就像是一个守着无数兵器的将军,空有装备没有士兵,白白把自己憋得半死。

忽然一阵清脆的环佩声传来,由远及近,直到楚烨门前止住,接着又是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楚烨以为是侍女送饭,直接打开了房门。但开门的一瞬间,楚烨就呆住了。

站在房外的,是一袭粉衣的月儿,此时的月儿眉妆精致,站在旁边还能嗅到淡淡的幽香。只见月儿双手捧着一个精巧的食盒,站了半晌,发现楚烨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并没有让自己进去的意思,有些气恼的白了楚烨一眼,略带埋怨的道“你就让我在这端着?”

楚烨听到月儿的声音,才从呆滞的状态拔出,连着说了一串的请,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的招呼月儿坐下。

月儿看到楚烨的窘态,捂着嘴发出一阵阵的媚笑。

月儿在楚烨心中,绝对是仙子级别的存在,说是楚烨十八年来的梦中情人,一点都不为过。曾几何时,楚烨的梦想之一就是迎娶月儿,然后生下十几个孩子。

但怎奈现实残酷,以前的楚烨,别说娶月儿了,就是想远远的看上月儿一眼,对他这个穷小子来说,都是颇为不易。

可是今天月儿竟然在如此夜里,亲自给自己送饭,一想到这,楚烨就激动的热血沸腾。

月儿银铃般的声音响起,说道“一直以为你是个混迹市井的小厮,没想到却深藏不露,以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楚烨连忙摆手,直到“不碍事,不碍事。”

月儿轻轻的瞟了楚烨一眼,面露微笑的说“小女子自小孤苦,以后还请您多多照拂。楚~烨~大~人~。”

楚烨虽然在市井混了多年,也算机灵世故,但向来不善于应付女人,现在面对心中女神的柔声细语,楚烨一颗心早就不知道跳到什么地方去了。磕磕巴巴的急道“月儿姑娘,叫我楚烨就可以了。以后但凭吩咐就好,月儿的事,就是我的事。”

听到这,月儿脸上微微发红显着颇为羞涩,心里却想“若是沈兴山真逼我去蛮族,我就利用这傻小子助我脱困,以这傻小子的修为和与罗阳的关系,想来也能在北辽城谋个一席之地...”打断思绪,月儿娇嗔了楚烨一眼,也不再说话,起身告别。

等楚烨回过神来,月儿已经走出老远。心里却是说不出的美秒,虽然月儿的举动有些疑惑。 但这种疑惑很快被楚烨心中其他的想法所取代,现在的楚烨甚至已经想象出了与月儿夫妻和睦,子孙满堂的景象。

正在楚烨胡思乱想之时,又是一串敲门声,楚烨大喜,以为是月儿去而复返,急急忙忙的开了门,却是另一个女子跌跌撞撞闯了进来。

楚烨看清了来人,正是为羽,但不知道为何小为羽现在是一身侍女装扮,头上还带了一顶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假发。

楚烨赶紧关上了房门,满心好奇的问为羽“你这么晚了找我何事?还有你这身打扮是怎么回事。”

小为羽滴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支支吾吾的没说出来,反倒是肚子先咕噜噜的叫了起来。

楚烨发笑,指了指桌子上还没动的饭菜,说道“边吃边说。”

小为羽如蒙大赦,坐在桌子前捧起了一个馒头就吃了起来。看小为羽噎的难受,楚烨递过去一盏茶,说道“吃也吃了,该说了吧?”

小为羽怯怯的放下了还剩不到一半的馒头,低声说道“本来我求罗阳姐姐带我去见三皇子的,但罗阳姐姐说宴会上并不适合说我的事,让我等等,就把我留在了房里。但我心想着晚一日,我的师门姐妹就多受一日苦,于是我就自己跑出来,去找三皇子。”

楚烨一听,就有些恼怒,说道“胡闹,罗阳公主做的没错,你这样跑去要是惹得三皇子不高兴,恐怕反而坏事。”

小为羽被楚烨这么一说,委屈的撅起嘴,眼泪在大眼睛里乱转,连手里的馒头都要放下。

楚烨一看小为羽可怜兮兮的样子,也不好意思继续责怪,口风一转,说道“看样子你没去成,但你这身打扮和这饿死鬼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小为羽似乎更委屈了,答道“衣服和头发是在罗阳姐姐房间里找到的,我出来后在这行辕里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三皇子在哪,打听了几次也没找对路,后来还被个尖嗓子的男人拉去‘浣洗房’搓了两个时辰的衣服,到了饭点,也不管我饭,让我自己回来吃,我又累又饿,找了半天才按原路找了回来。”说完小为羽咧着嘴“哇”的哭了起来。

楚烨一脸尴尬,想劝慰几句,但为羽此时实在好笑,楚烨没忍住,颇为不地道的笑了起来。

小为羽看到楚烨笑自己,又止不住哭泣,只得赌气似的把脸埋在手臂中间,趴在桌子上不断抽泣。 楚烨只能忍着笑安慰。

院子很安静,月儿刚刚进了自己的房门,侧耳听了听楚烨房间传出来的嬉笑之声,冷哼了一下。摔上房门,自己没入了漆黑的房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