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十六章 救人救己

东北角火光四起,照亮了大半个行辕,楚烨听到外面隐隐有兵士调动的声音,担心罗阳安危就要去寻罗阳。

刚到门口胳膊就被一只纤细柔嫩的小手抓住,楚烨无奈回头,只见小为羽紧紧的拉着楚烨,眼神坚决。说道“带我去。”

楚烨有些犹豫,但又不忍心拒绝,说道“这戒备森严的行辕居然失火,事情绝不寻常,我要去找罗阳,你要是答应我,要是见到三皇子,等我和罗阳的安排再去诉状,我就带你去。”

小为羽用力的点了点头,抓着楚烨的手更紧了一分。

楚烨叹了口气,拉起为羽,向着东北方向跑去。

月儿看到火光也来到自己门口观望,当她看到楚烨从眼前跑过时,面色有些微讶,正要开口,就看到了一旁的紧紧拉着楚烨的小为羽。登时有些发愣,眼神复杂的看着楚烨远去的方向。

楚烨一路带着小为羽疾奔,发现小为羽的脚程居然是如此快,虽然不及他这黄阶巅峰的速度,但一般精壮男子想要赶上小为羽,想来是十分困难。

楚烨颇为疑惑的问道,“小为羽,以前你跟你师父就没修习过什么功法之类的?”

小为羽摇摇头,答道“我自小体弱多病,师父曾经看过,说我体质较一般人还弱些,不适合修行。”

楚烨哑然,眼神无奈的看着小为羽,道“你这脚程还算体弱多病的.....”

小为羽怯怯的低下头,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近几日我总觉得体内有股暖流来回窜动,力气比以前大了很多,就连饭吃的...都比以前多了......”说完,小为羽光洁的小脸蛋绯红了一片。

楚烨有些惊讶,想着会不会是那日吕烈给小为羽疗伤时候,打通了小为羽的什么经络。反正看起来不是什么坏事,也就不再问了。

行至半路,遇到一队正赶往东北方向的兵士,楚烨拦住领头的一人问道“你可知出了什么事?”

带队的看到楚烨身上的金色腰牌,赶紧恭敬施礼,说道“禀大人,有贼人夜袭行辕,杀人纵火。我等正要赶去支援。”

楚烨暗自盘算,敢袭击皇家行辕的人,在大炎境内可并不多见。除了胆子之外,还得有过硬的实力。楚烨脑海中偷偷浮现出了吕烈的模样。心下一凛,赶紧问道“是什么样的人袭击的行辕?”

队长摇了摇头说“禀大人,目前还不知道来人身份,只知道是一批黑衣高手,但据说从塔楼里跑出来一批光头女人。也不知道与那些贼人是什么关系。”

楚烨猛然看向为羽,只见小为羽瞪大了眼睛,面色苍白,用手紧紧的抓住了楚烨的胳膊。

.....

宴席也被突然闯进来的报信士兵打断,况且东北方向火光冲天,怎么看都不像刻意安排的余兴节目。

令宴席上宾客惊讶的是,在普渡神僧发现东北起火后,重重哼了一句“果然在这!”,就豁然拂袖而起,完全不理众人,甚至还将前来挽留的某个官员甩了个踉跄,直接奔东北方向去了。

不止满座的宾客面面相觑,白瑾看到普渡离席后,也面色发白,隐隐感觉有些不妙,急匆匆就要跟上。却被戚翁一把扯住。

戚翁也看出来不对,把那枯槁的脸几乎贴在白瑾耳边,嘶哑着说道“殿下,何事?”

白瑾清秀的脸庞现在满是焦急,眼神闪烁不定,答道“没什么...我就是去追下神僧而已。”

戚翁的眼神愈发阴狠,手上力道增大了几分,声音压得很低狠狠的说“殿下,方才普渡举止反常,气息躁动,面露煞气。他身份不凡,这个时候,你别和老奴打马虎眼,事情可能牵扯到卧佛寺和大殿下,老奴可不能让你蛮干,说,怎么回事!”

白瑾被戚翁一喝,也没有了主意,慌乱的将戚翁拉近后堂,一五一十的将自己囚禁了一批尼姑以供取乐的事全说了出来。

戚翁听罢,怒目圆睁,顿足捶胸,骂道“白瑾啊白瑾,你身份贵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怎么偏偏有这癖好。我就觉得普渡主动前有些奇怪,这一定是他已经得知了确切消息。今天他特意来就是救人的,那卧禅寺什么地位你不是不知道,这个事要是闹到御前,你不死也得扒层皮!”

白瑾心下是又怕又急,抓住戚翁道“戚翁救我啊,要不我现在调兵围杀他!”

戚翁恨不得一巴掌甩在白瑾脸上,怒道“胡闹,大庭广众之下你拿什么理由去围杀卧禅寺神僧!?”

白瑾无言以对,索性双手一甩,哀嚎道“那此事若是被父皇知道了,就算不杀我以谢天下,也会把我圈禁起来,终身不见天日啊!”

白瑾到底是戚翁看着长大的,而且又是大皇子的重要助力,在大皇子下一步的布局中白瑾有着无法替代的作用。

想到这里,戚翁只能重重的叹了一声,搀扶起了白瑾,自己平了平心绪,说道“殿下也不必惊慌,先稳住外面的官员,对方目的是救人,让行辕的兵马不要管他,让他们安然的离去。等普渡带着人走了,我自有办法。”

白瑾满脸疑惑的看着戚翁,戚翁则阴狠狠的看了看外面的火光,说道“魔宗与卧禅寺素来争斗,若是普渡死于魔宗妖人之手,没人能把这账算在殿下你身上。就算事后有消息流出去,没有证据,一切传言不过是江湖中好事者以讹传讹罢了。至于卧禅寺,我们抵死不承认,以他们的行事作风,也不会对我们怎么样,顶多就是交恶而已。”

白瑾仿佛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忙点头,随即又有些不解,问戚翁“但我手下并无魔宗高手啊?”

戚翁无奈的看了一眼白瑾那秀气的脸庞,伸出枯槁的手,比了个六的手势,说道“人死之后,他是被谁杀的,还不都凭活人去说。”

......

普渡与楚母早有约定,他在明处找人,楚母在暗处找人,找到人后能救则救。救不出就放火为号,另一个人见到火光就去接应。

所以普渡看到火光大起,当下心中大定,按照与楚母的约定,急奔而来。

等普渡赶到,塔楼外已经围了近百名兵士。除了部分警戒的外,大多数都在救火。地上躺了几十具亲兵的尸体。普渡着急弄清情况,朗声道“怎么回事?”

一名参将正在指挥人救火,此人今天白天看到过三皇子陪同普渡喝茶,知道普渡身份贵重。赶过来见了礼,答道“小人见过神僧,刚才有人夜袭行辕,杀死几十名亲兵护卫,并且纵火而去,好在现在火势已经控制住了。”

普渡看地上尸体不少,怕那些尼姑有失,赶忙问“还有何人?”参将一愣,答道“贼人修为精深,且一击既退,并不恋战。已经派人前去追赶,还没有消息传回,至于还有何人.....”参将迟疑了一下,伸手指了指堪堪离开火势的一处地面,只见十几个衣不蔽体的女子,跪坐着围了一地,正是清平庵众尼。

普渡看到众尼衣衫褴褛,身上血迹斑斑,这些日子不知受到了多少蹂躏。心中顿时无名火起,就要发作。

但此时普渡身后人群中却蹿出一个人影,直奔众尼而去,趴在众尼姑身上就是抱头痛哭,哭嚷道“师姐们,我终于找到你们了...你们受苦了啊!”

只见来人哭的是撕心裂肺。众尼呆愣愣的半晌,才有一个年龄稍长的反应过来,抱过来人,眼角带泪,说道”为羽...为羽...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怎么你也被抓来了么?”

来人正是小为羽。小为羽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师姐妹们,我是来救你们的。”说着为羽一把拉过呆呆发愣的楚烨,说道“这位是楚烨哥哥....而且还有个罗阳姐姐....是公主!他们说帮我救你们的。就真的找到你们了....你们放心!他们可厉害了,连红衣服的大魔头都能收拾掉!一定能救你们出去。”

楚烨被为羽近乎错乱的语言组织能力搞的颇为尴尬,但也为小为羽找到师门姐妹感到高兴。把头低垂,对着众尼见了一礼。说道“诸位放心,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一旁的普渡见状,也赶紧踏前一步,说道“小为羽,此处不是讲话之所,我先带你们离开吧。”

小为羽猛然回头,她这会儿才发现普渡,又惊又喜,说道“大和尚,你怎么在这?”

身高九尺的普渡有些无奈,但似乎他也早就习惯了小为羽对他这种称呼。只得道“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倒是先问起我了,我不是让你在客栈等我消息的么?”

小为羽这才想起自己自作主张偷跑出来这事,吐了吐舌头。

普渡倒也没想追究小为羽,当日他们二人自清平庵一路寻来,普渡就发现小为羽秉性纯良,活泼开朗,又一心牵挂师门姐妹的安危,论心性,是块不可多得的璞玉。

只是师门被灭一事对其影响太大,那句’我们师徒这些年拜的又是什么?’,每每想来,都让普渡都心头发涩,苦闷难当。

楚烨见普渡与小为羽是旧识,想起最开始听小为羽说过,是跟个大和尚来的这里,没想到竟然就是普渡神僧。心下稍安。

楚烨与普渡一商量,觉得此处到底是是非之地,应该速速离开。普渡也觉得应该先安顿好这些尼姑,至于日后鸣冤告状,自有他去处理。

于是众人相互搀扶着,就向行辕外走去,有几个兵丁想要阻拦,却被参将拉过,低低的说了几句。也都乖巧的站在一边了。

众尼被囚禁多日,身上都是伤痕累累,有几个性子烈的,反抗中被人震散了内息,废了修为,此时连站起身都颇为费劲。

普渡虽然修为通玄,但也没法带着十来个人来去如风,只能在旁护送。楚烨也不忍心好丢下众尼,想着把众尼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告诉罗阳也不迟。

就这样一群人渐渐的向行辕外走去。

普渡走后,宴会就草草的结束了。罗阳早已翻着眼皮跟白瑾打了个招呼,大摇大摆的回去了。各级文武和随从也被白瑾遣散,如今偌大的宴会厅里,只剩下白瑾、戚翁、以及六剑山庄五位庄主。

戚翁闭目沉吟,只是自顾自的喝着产自东方雍州的名酒‘景芝兰’。白瑾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自己座位上踱来踱去。六剑山庄的五位庄主不明所以,闻讯有贼人纵火伤人,本来几位都要前去除贼,却意外的被戚翁制止,现在索性继续吃喝。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一个小校模样的人,跑了进来,附在戚翁耳边说了几句。戚翁才缓缓的睁开眼睛,摆了摆手,示意小校退下。

戚翁看了眼白瑾,说道“普渡已经把人救走了。”

白瑾一屁股坐下,只感到自己满身的血都发凉,颤声道“现在怎么办?”

戚翁一笑,对着六剑山庄的五位庄主说道“普渡若是回去,以卧禅寺的影响力,迟早会告上三殿下一状。但若是普渡本人不说话,靠着流言蜚语,纵然是卧禅寺,也不能诋毁一位皇子殿下。”说完,阴恻恻的望着六剑山庄几位庄主。

几位庄主面面相觑,还是大庄主叶问天最先会意,站起身,一拱手说道“普渡伤我三弟,我等与他还有账要算,这是我们与他个人的恩怨,还请殿下和戚翁不要阻拦。”说完,叶问天率领着其余庄主,转身就往外走。

还没出门,身后就传来戚翁嘶哑的声音“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普渡都必须死,今后六剑山庄自然会在大皇子的扶持下,强盛兴旺,传承千载。”

叶问天高大的身形微微一顿,没有回头,只说了一句“绝不负戚翁所托!”言罢决然而去。

眼看六剑山庄六位庄主离去,白瑾稍感心安,小心翼翼的看向戚翁。

戚翁缓缓道“叶问天他们就算成功,殿下也难免与卧禅寺结怨,纵然那些大和尚们没有证据指向我们,但他们又不是傻子。殿下今后需要小心行事了。”

不等白瑾说话,戚翁叹息道“如今我们与你二哥斗得如火如荼,每一步走错,都可能引来无穷后患。这次无论结果如何,都难免损失,老奴所能做的,无非是多保殿下一分罢了。而且以普渡的修为,叶问天纵然取胜,也无法全身而退,这六剑山庄若是有所损失,对我们下一步的计划颇为不利。要是我们不能完成任务....三殿下,你哥哥的脾气,你是知道的。”

白瑾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绣金的蟒袍躬身对戚翁施了一礼,说道“谢戚翁出手相救,白瑾一定竭尽所能完成这次的任务。”

戚翁枯槁的脸渐渐拉起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眯着眼睛死死盯着白瑾,嘶哑的声音再次传来,“救人就是救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