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章 天地玄黄

苍茫大陆沃野万里,中州俯瞰天下,却攻杀不断,频频易主;东方雍州毗邻东海,鱼米之乡,人族经常要面对海中魔物的侵扰;南方景州富庶繁华,也是妖魅频发之地;西方靖州贫瘠苦楚,多出豪侠巨匪;北方岚州常被蛮族劫掠,雪山中传说有神居住。

五州各族自亘古起攻伐不断,万千生灵涂炭。

直到一千二百年前,一个少年横空出世,他以无双智勇统一五州,兴农耕,整兵武;北修镇雪关,西设巨狱城,拒蛮族千里;尊僧重道灭天下群魔;定都中州,建天启城,自立为天启帝。

而自古五州乱战开始,修行者就作为各方势力最重要的战力,活跃在这片苍茫大陆上,而修行者成就的高低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对炁的提炼和使用,炁是一种神奇的能量,它存在于天下万物之中,但有人天生就能感受得到,有人到死都调动不了一分。依据对炁的掌握,前人将武道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大阶,每阶又分为初、上、中、下、巅峰五个品级。

从提炼出来炁,到可明显感受到炁在体内的运转开始,便正式踏入了黄阶,修炼到黄阶的,体内炁脉渐渐充盈,体魄大大增强,其中佼佼者可以将肉体修炼到水火难侵,刀枪难入的地步,一拳打出去可以分金碎石,几十斤的大锤,轮起来毫不费力。寻常武者八九个都不是对手。

修炼到玄阶,护身炁罡外放体外三寸,就连寻常人也能用肉眼看到。修炼到这种程度的人,算得上是步入了江湖高手之列。

地阶对炁的操控已经开始脱离自身,隔空御物,飞剑伤敌,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的,无一不是天下精英,武道宗师。甚至修炼者的寿命也会大大提高,返老还童,容颜不改也不在话下。

而天阶,可以调动天地间的炁为己所用,有御剑飞行,搬山填海之能。如今世人所知的天阶高手也不过区区之数。

至于天阶之外,还有破境之说,破境之后超脱天地,踏碎虚空,弹指间可屠城灭国,传说天启帝便是达到了这一境界。

....

等楚烨再恢复意识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自己家中了,只觉得浑身僵硬,小腹处火辣辣的疼。模模糊糊的记得自己好像杀了人,然后似乎遇到了母亲。

楚烨想到这里就要坐起来,挣扎了几下,没能成功。

楚母听到房内有动静,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说道“药还未凉,快趁热服下。”说完扶起楚烨便灌了一碗汤药。

楚烨倒也听话,喝完汤药,赶忙说“娘,我好像杀人了,但我记不太清楚,我是怎么回来的?”

楚母安慰的说“没事了没事了,我都处理好了,索性我去的及时,没别人发现。”

楚烨心下稍宽,却又想起了什么,刚要询问。楚母一摆手打断了楚烨,自顾自的开口道“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烨儿啊,你且躺好,听我说。”

楚母长吁了一口气,神情严肃的说“烨儿,我和你父亲都出身在四大宗派之一的魔天宗之内,二十年前上代圣主仙逝,宗内奸人夺权,我和你父亲深受上代圣主厚恩,想要铲除奸邪,但奈何力有不逮,落得亡命江湖的下场。”

楚母望了眼楚烨,继续说道“我们魔天宗传承千余年,圣主传承之法极为特殊,历代圣主仙逝后,都需要布下星罗摘天大阵,以寻得圣主转世,迎回教中,倾全教之力守护,待长大成人后,于不灭池洗礼,是为圣主。由于奸人作乱,当日星罗摘天大阵未能完全显现结果便被打断,而你,则是我和你父亲凭借仅存的线索所寻得的人。”

楚烨眼睛瞪得溜圆,问道“我是什么圣主转世?”

楚母苦笑道“让你自小修习的‘千字经’,实际上叫‘乾坤诀’,是代代圣主相传之功法,此口诀常人修习无非是对炁的提炼更加精纯,但传说如果是圣主转世,却能从中悟出无数强大招式。”楚母顿了一顿,继续道“至于你是不是那个人,我也不能十分肯定。”

楚母站起身,脸上似有苦楚,说道“十八年前刚刚寻到你的时候,我们确实想有朝一日杀回去,手刃仇人,好不痛快。但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我们渐渐习惯了这份平淡,后来我夫君又被仇人追杀而死,从那时起,我就想通了,重掌魔天宗又能怎样,还不是继续与其他三大宗门厮杀。”

楚母用手抚摸着楚烨,潸然泪下,道“虽然我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看着你长大,我多想你只做一个普通人,然后快快乐乐的生活一生就好。”

楚烨是第二次看到母亲落泪,上一次还是十年前父亲外出死于非命的时候。楚烨抱住母亲,说道“娘,我是不是什么圣主转世不重要,但这辈子,我只认你这一个娘。”

说罢,娘俩抱头痛哭。

最后还是楚母看看窗外,止住了哭声,说道“娘有事要出去下,你现在是体内积累的炁受到某种刺激而爆发的后遗症,多多休息就好了,‘乾坤诀’有很多玄妙之处,我也不太清楚,但你记住,江湖险恶,在外还是要隐藏身份。”

楚烨重重的点头,待楚母走后,楚烨感受着体内那股阵阵流转的炁,心想“管他什么圣主不圣主的,以后我也算个修行者了,日后谋个体面的差事,光大门楣指日可待啊.....弄不好,还能把月儿娶回家呢。”想到这里楚烨阵阵脸红。

公主和亲要路过北辽城的消息慢慢传开了,城主大人安排了十几波人骑着快马沿着官道守着,铁了心的要出迎百里以表孝心。

街面上安排人一日两遍的打扫。几条主街直接翻修一遍,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石料,直接带人把山间的破庙给拆了个干净。

老街里常年聚居着几个流浪的乞丐,也在一天夜里被一群兵士掐着后脖子给拎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了。就连城门都被城门吏用新漆粉刷了一遍。

听说迎亲队伍十分庞大,护送的队伍就有三千人,北辽城是进入岚州之前最后一个休整点, 有了人就有了市场,方圆百里的贩夫走卒这段时间都往北辽城聚了过来,搭棚唱戏的,打把势卖艺的,光是算命先生就有来了五六位。

........

南边官道上。一支旌旗招展的队伍缓缓而来,最前面是五百铁骑开道,骑士身着赤红色铠甲,坐下全部都是浑身火红的赤焰驹,腰间悬着一柄三尺长刀,头上戴着覆面的头盔,头盔之上一根细长的红色翎羽随风而舞。正是号称“赤羽五千魂不灭,大炎万世朝无期”的

赤羽卫,大炎王朝皇室五卫之一。

队伍的中间是八百的仪仗队,仪仗队由赤金俩色相间,俩种服色的兵士交叉结队,步伐整齐有序。仪仗后面是车骑队,大大小小十数辆车由五百骑分兵护卫,而中间最大的一辆赤金色车辇就是当朝皇帝钦赐予此次和亲的。队伍最后则是一千铁骑带着物资压阵而行。

赤金色车辇两丈见方,由十八匹纯血高宛大马拉着,内里四周与顶棚全部金雕玉琢,极尽奢华。正当中铺着一张巨大的羊绒毯子。一个女子负手站在车内,长发扎在脑后,一身青蓝色劲装,赤着脚,一幅大模大样。要不是脸上淡妆幽香,还真以为是哪派的年轻俊秀。身旁的婢女倒是美艳许多,跪在车里左右伺候着。

这就是当今大炎王朝的六公主,罗阳公主,芳年二十,得天恩赐予蛮族大君和亲的那个女子。这罗阳公主在皇室也是一个特殊的人,她的母亲本是大将军沈振江的小女儿,后来被当今皇上选妃选中,入了宫,起初几年甚是得宠,给当今皇上生下了一个女儿,便是罗阳。

后来沈大将军病故,膝下大儿子早夭,二儿子从小就不喜在官场,倒是对商贾一道,颇为擅长。随着娘家凋敝,罗阳的母妃渐渐失宠,后来也就病死了。

罗阳这公主却自小蛮横,虽然母家失势,但她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宫里向来不不缺喜欢欺负比自己更弱的人。在罗阳母妃刚刚离世的时候,有几位妃嫔变着法的找茬欺负罗阳,罗阳那时年纪小,斗了几次,都落了下风,直到有一次一位嫔妃故意找茬,构陷罗阳的一个贴身侍女打碎了东西,不仅扇了嘴巴,还把那小侍女送进了宗人府受了杖刑,等罗阳把人弄回来的时候腿都几乎断了。

这小罗阳当时只有十岁一不哭,二不闹,貌似乖巧的要去上门道歉,趁着见礼的机会,硬是掏出一块藏在身上的板砖一拳在这位妃嫔头上,当时就给砸得眼冒金星,晕死了过去,后来闹到了皇上跟前。不知道是出于对小罗阳的愧疚还是皇帝也不太喜欢那个被砸的嫔妃,给两人训斥一顿后,也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相反从那时起,皇帝倒是对小罗阳多了些关注。甚至后来见罗阳喜欢舞刀弄枪,还特意安排宫内高手悉心教导。这罗阳也是将门之后,资质甚好。小小年纪已经有了玄阶下品的实力。

罗阳贵为六公主,武功有了长进之后,成天带着自己宫里的人练武,也不管认识不认识,动不动就给别的宫里受欺负的人撑腰,今天帮受欺负的小太监打架,明天给受欺辱的宫女做主,惹出了不少的冤家对头。不过到底贵为公主,寻常人物还真拿她没办法。

不过却也有几个因为这性子喜欢罗阳的,比如那二皇子白宁,就是一个。要知道那白宁可是当今大炎王朝唯一能与大皇子白毅争夺太子宝座的人。有了这个人的暗中维护,最近几年罗阳倒是没怎么吃过亏。

可是谁也想不到的是,此次皇帝突然将她出嫁蛮族,这倒是给宫里看她不顺眼的人们,彻底的出了口气。坊间传言,二皇子白宁甚至因为此事当面顶撞了皇帝,被皇帝一气之下给禁足了三个月,以思己过。

....

“还有多久到?”车帐内的罗阳突然说道。

跪在最前面的婢女赶紧说道“刚才三皇子差人说了,预计明日未时就能到达北辽城。”

“恩。”罗阳谈谈的回了一声。

转身拿起了一个颜色鲜艳的布偶人,对着布偶人说道“也不知道二哥哥怎么样了,他那个人向来冷静,这次怎么这么冲动。”

罗阳边说着边摆弄着布偶人继续说道“这可能就是我的命吧,其实离开那个天启城,对我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也许那座万里大雪山里,有人愿意做我的朋友呢~”

罗阳突然低下身子,用眼睛偷瞄着几个侍女,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贴着那布偶人说,“喂喂,你说,我要是遇到一个又帅气武功又高的大叔,把我带走了怎么办?那样会不会把我父皇气死?”

说完罗阳自己嘿嘿的笑了一阵,直笑得几个婢女都有些尴尬了,罗阳才停下来,吐了吐舌头,把上半身趴在车窗上,对着外面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那皇宫我早就住腻了,但蛮子大君会不会是个又脏又臭的糟老头子啊~算了,仔细想想,至少能离开那个天启城了,而且还能见到舅舅,舅舅信上说要送我一个大礼物,也不知道会是什么,要是能送我一个白衣飘飘小仙子就好啦!”

婢女们最后也没能忍住,纷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罗阳没回话,回过头白了婢女们一眼,唬得婢女们各个噤若寒蝉。

罗阳看到婢女们的窘态,心下欢喜,竟然是自顾自的唱起歌来。

....

北辽城西城门,一位白衣老者手持一根枯木杖缓缓而入,抬头望了望天空,长叹一声,喃喃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十八年啊,你们夫妻二人竟然藏在了这里。我终于找到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