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十七章 天绝剑阵

北辽城方向的一处官道上,夜色深沉,冷风过处,树影摇曳,不时还能听到林间野兽嚎叫之声。

众尼这些时日受尽折磨,几乎人人带伤,有一个甚至精神有些恍惚,每当听到异动或者看到漆黑深处,都会惊得大喊大叫,四处乱跑。

普渡和楚烨身为男子,不去帮忙倒好,一旦帮忙,就更把人惊得是尖叫不止,乱抓乱挠,尤其是普渡。九尺大的身材宛如一座小山一般,就是白天在闹市中都会让人有些畏惧,何况是此时此地。

最后还是靠几个年长的师姐,控制住了场面,就这样一行人借着淡淡的月光缓慢前行。

楚烨看着众尼凄惨的模样,心情很是复杂。楚烨无法想象她们遭受过什么样的折磨,这劫难,对于这些与世无争,只对着青灯古佛的人们来说,实在太过沉重。以后面对庄严佛像、面对巍巍皇权,她们又要如何自处。

普渡一路上很少说话,面色沉重,几次有心想要开口宽慰众人,但都是话到嘴边,生生咽了回去。自己纵然身份显赫,背后的卧禅寺也是实力雄厚,但遇到这样的事,无非也就是闹到御前,告上一状罢了。到时候高居龙椅的大炎皇帝随便砍掉几个官员的头颅,把三皇子圈禁责罚一顿也就算了。而这就真的能赎够他们犯下的罪么。等时过境迁,皇室再找个由头,把那三皇子放出来也未可知。

看着眼前的众尼,想起小为羽当日的质问,想起‘清平庵’那断壁残垣下的累累白骨。有一瞬间普渡有些羡慕那些魔宗之人,不受约束,恣意妄为。

自己要是能无所顾忌,一掌拍死白瑾,才算痛快。想到这里普渡心念颤动,一股邪恶之炁就要爆发,普渡赶忙收敛心神,反复念着“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低头疾行。

突然,狂风咋起,林中树影疯狂舞动,本就不明亮的月光也被一层乌云遮住了光晕。普渡感知敏锐,伸出大手示意众人停下,只见六道绿色光华从天而降,现出六人凌空而立。

为首一人白发碧眼,手执三尺青锋,一身绿色长袍随风摇曳,站在空中,彷如世外剑仙一般。其余五人也都负剑在手,稍稍站在其后,身上碧绿幽光缠绕,明显全部修为不凡。

正是六剑山庄大庄主叶问天,与其余的五位庄主。

看到叶问天等人杀气腾腾,普渡已经猜出这些人的用意,怒极反笑道“没想到堂堂六剑山庄的六位宗师自甘堕落到如此地步,竟然行此鹰犬勾当!这是要替‘主人’斩草除根了?”

叶问天脸上轻跳了两下,朗声道“普渡!你休要胡言,你今天伤我三弟,我只是要替我三弟讨个公道而已,与他人无关!”

普渡也不再跟他废话,回首对楚烨说道“小施主,众尼刚出虎口,只怕又坠深渊,一会我来应付强敌,请小施主尽量照拂这些人。贫僧感激不尽。”

楚烨重重点了下头,站在了众尼身前。普渡双手合十道“善哉善哉。也请小施主保重。”

话音刚落,叶问天已经抢先出手,只见他手上碧芒瞬间爆开,整片官道刹那被碧绿色笼罩,幕天席地,一柄碧绿长剑自叶问天手上飞驰而出,如电芒锐闪,直冲向普渡。

普渡也早有准备,手中结佛门金刚狮子印,全身皮肤渐渐化为金色,不躲不闪,以佛门罗汉金身硬接来剑。

金色绿色光华迸裂,普渡微微一颤,金色光华随之摇曳了片刻,又再次稳住。双目低垂,口中念念有词,只见万道金光平地而起,结成一金钟虚影罩在普渡身前。

碧绿长剑倒飞出去,被叶问天接在手中,连续灌注了数道真气,剑身依旧颤动不已。叶问天心中惊讶“能够用肉身硬撼自己地阶上品实力的一剑,普渡不亏卧禅寺四大神僧之名。”

稳了稳心神,叶问天握剑的手又紧了几分。只见有些黯淡的剑身霍然腾起绿芒,那盛放的光芒仿佛如绿色的火焰,叶问天身体随即缓缓升起,每上升一分,碧绿剑芒也增长一寸,剑鸣不绝。就连其余五位庄主,都各自退后了几分。

楚烨等人在剑鸣声中感到阵阵压力,众尼更是五内俱焚,痛苦不已。就在这时,只听一阵“咣~咣~”的钟鼎悠然之声,传入耳边,不仅镇压住了剑鸣之音,还平复住了众人激荡的气血。

不等众人回过神来,叶问天的绿芒大盛到了顶点,一人一剑在璀璨的剑芒中已经化为一柄碧绿色巨剑虚影。巨剑傲然立于天地,随着一声怒喝,巨剑携着满天绿芒轰然斩向普渡。

普渡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串金色念珠,每颗念珠都是晶莹剔透,耀目非常,射出阵阵金光。奇怪的是,在九颗大小一致,光洁剔透的金玉念珠中,还夹着一颗似玉非玉、似石非石、漆黑无光的念珠。

普渡口中念念有词,念珠缠绕在右手掌上,身上僧衣无风自鼓,手中金光大盛,对着漫天绿芒一掌探出。绿芒与金光重重的轰在了一起,短暂的相持后,绿色巨剑渐渐不支,随着一声“咔”后,寸寸崩裂。

普渡并不收招,金色手掌继续打来,几个庄主见状,恐大哥有失,剑光挥动,瞬间就在叶问天身前织出一面绿色剑网。但金色手掌似缓实疾,如寒冰切雪一般,轻而易举就突破了无数绿芒,结结实实的拍在了叶问天的胸口。

刹那间,金光爆发,几位庄主全部向后紧退几步,叶问天更是直接跌落在地,身上的绿袍都崩碎了大半。要不是其余几位庄主援护,恐怕这一掌就能把叶问天拍废。

这还是把叶问天打得一口老血喷出去好远。面色发白,赶紧吞下了几颗名贵丹药才压制住了伤势。其余几位庄主挺剑就要再斗普渡,叶问天挥了挥手止住众人,死死的盯着普渡。

似乎是终于下了什么决心。叶问天深深吸了口气,双目圆睁,眼神炽热,吼了句“起阵!”其余几位庄主有些惊讶,但相互对视了一阵后,也都重重点头。闪动身形将普渡一行人围在中间。

几位庄主站定位置后,纷纷将长剑祭在身前,手掐剑诀,碧绿光芒自剑身射入天际,无数符文凭空亮起,隐隐就要结成一个阵式。

普渡并不木讷,此战胜负不单关乎他一人生死,更关系到身后这十几条人命。感应到阵法强大,普渡就要出手,想在阵法大成之前将其破坏。

六剑山庄几位庄主早有准备,一边掐诀起阵,一边向众尼射去道道剑芒。普渡恐怕众尼有失,双手迅速结印,一个巨大的金钟虚影出现,将众尼也罩在其中。剑芒射在金钟身上,犹如蚍蜉撼树,一丝痕迹都没留下,但这样一来,普渡就失去了先机。

随着碧绿色光芒大盛,六位庄主分别在六个方位化出了六道巨剑虚影。虚影将六人完全包裹在内,相互之间又射出数道粗如童臂的绿芒,渐渐勾勒出一幅六芒光图,而随着光图闪耀,自天际浮现出一个碧绿色六芒星图。

巨剑虚影结为阵内墙壁,六芒星图犹如盖子一般,经过短暂的停顿,向着阵内缓缓压下。整个阵法看似虚幻,但普渡却感到一股足以威胁自己的能量蕴含其中,不敢托大,手中念珠一晃,阵阵梵音响起,拇指用力,一颗金色念珠就被掐碎,用力一挥,一道金芒就射向叶三长老方向。

普渡知道叶三伤重,即使有珍贵丹药,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完全康复,既然自己要破阵,就要选其中最薄弱的环节,叶问天虽然新伤在身,但论修为终究要是比叶三高一个档次。

叶三长老看到一道金光射来,有些惊慌,但不敢乱动,强压下心神,继续大阵运行。只见金光虽然凌厉,但在碰触到叶三身前巨剑虚影时,便如泥牛入海,消散不见。

普渡见状,微微皱眉。一咬牙,就将手中念珠全部掷在空中,双手一拍,一下就拍碎了其中六颗,剩下的两个滚入地上,不再理会。

只见六颗金色念珠形碎而神不灭,六枚金色光球分别射向六芒星图的六个芒角。随着金色光球没入碧绿色六芒星,六道金色光柱陡然而起,死死的撑住缓缓下落的碧绿六芒星。随后普渡就双目紧闭,盘膝而坐,不断有金色光晕自体内缓缓散出。但仔细看去,六芒星图依旧在缓缓下降,而且没降一寸,普渡脸上就会多显露出一分痛苦。

六剑山庄等人起初见到金色光柱时都有些担忧,但看到碧绿六芒星依旧缓缓下降后,又都放下心来。

这“天绝剑阵”是六剑山庄不传之秘,非六个地阶修为的宗师联手才可施展,而且施展之人还需要极大默契,稍有差池,立刻遭到阵法反噬。成功施展之下可在短时间内引动天地之炁,抹杀阵中一切。

所以才有传闻,此阵法曾经灭杀过天阶修行者。但施展此阵法代价颇大,轻则数月不能下床,重则会根基受损,修为一夜之间掉下一两个阶级都属于正常。

“你以一敌六,又逼我们使出天绝剑阵,纵然败了,也足以傲然了。”叶问天见大事已成,对着普渡说道。

普渡现在全凭一身修为苦苦支撑,身在阵中,他切实的能够感到这阵法威力。那阵法引动的碧绿六芒星,隐约散发出的恐怖威能,是一种完全超出于地阶宗师理解范围的能量。他也只从自己的师兄身上感受到过类似的能量。这阵法居然能引动这种力量,恐怕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天阶初级,与地阶巅峰,看似薄薄的一层品阶,只有普渡这种地阶巅峰强者才知道,两者间的云泥之别。

普渡面色潮红,看来是对抗阵法使得气血翻腾,说道“事已至此,贫僧死倒是无妨,只求可以放过无辜,希望叶施主可以少造杀业。”

叶问天还没答话,叶三长老则是冷冷哼了一声,说道“秃驴死了这条心吧,今天我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要的就是斩草除根。”

普渡悲凉的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眼神复杂,心中阻塞,竟然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个尼姑在看到普渡吐血后,许是这些天接连的刺激太多,精神终究崩溃了,竟然发起狂来。众人拉扯不住,就见这个尼姑大喊大叫着跑出金钟范围,冲向叶三长老。

叶三长老冷眼撇了一眼,心念一动,凭空凝结出一道绿芒,飞速射出。就在大家以为这尼姑就要身首异处之时。一道人影闪至,带起一道金色光芒,将绿芒击得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