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二十九章 佛灭魔生

天绝剑阵周遭绿光摇曳不停,映得漆黑的官道犹如森罗鬼府,十里开外都能看到绿芒闪耀,彷如天降鬼火。

叶问天连续打出数道法诀,但缺失了一角的天绝剑阵丝毫没有稳定的迹象。阵中金光也不再暗淡,六道金色光柱渐渐升起,眼看就要顶起六芒星图。

叶问天心下一狠,大喝一声“今日若是失败,家族基业也不可保,必须完成任务!随我出手,镇压!”说完叶问天又是一口精血喷出,祭在面前飞剑之上,飞剑微微颤动一下,忽的青光大盛,倒飞出去,直奔天际,略作盘旋后,直直的向下刺下,最后钉在了六芒星图上方。这叶问天竟然不惜燃烧精元,要趁天绝剑阵溃散之前,推动剑阵,灭杀普渡等人。其余四位庄主也如法炮制,不一会,六芒星图就在五柄飞剑的推动下再次向下降落。

楚烨哀嚎到嗓子没了声响,只是呆呆的看着刚才射向楚母的那道光柱,直到光柱散去,留下空空的一片,楚烨竟然像个丢掉心爱玩具的孩子,直愣愣的冲了过去,重重的被剑阵弹回,再次爬起,再冲过去。如此反复。直到最后没了力气,爬在剑阵的边缘,血水和泪水夹扎着沙土,肆意的泼洒在那本来很是俊秀的脸庞上。

小为羽这次没有去拦着楚烨,只是跪坐在楚烨身后,满眼都是泪水,咬着唇看着。小为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楚烨。她的心里,楚烨是保护了自己无数次,外表轻佻,非常聪明,有时笨拙,有时逞强,但内心十分善良的哥哥。她面前,楚烨是一个刚刚失去至亲,无能为力,痛彻心扉的小男孩。她了解楚烨现在的感受,当日师傅被害的时候,小为羽就是这样的感受。她现在能做的就是陪在这里,即使什么也不做。

在楚母出手的时候,普渡就认出了楚母,但奈何有心救人,无力回天。现在普渡神僧身上压力大减,缓缓站起。又想起了什么,俯身拾起了最后两颗念珠,一颗晶莹剔透,金光耀目,一颗非玉非石,漆黑无光。?看着两颗念珠,面色沉重,随意抖了抖手,似乎是想抖掉念珠上面的尘土,随即苦笑了一声,笑容中透露出几分决然。

普渡一晃身就来到了楚烨身旁,面露慈悲的看着楚烨,低声说道“想不到小施主就是女施主之子,二位宅心仁厚,仗义出手,女施主更是为救我等而死,贫僧在此谢谢了。”普渡说完,蹲在楚烨身边,宽厚的手掌扶在楚烨的后背上,阵阵精纯的佛门炁劲灌入,将楚烨翻腾的气血与伤势压下。

做完了手上的事,普渡又道“女施主身中离心锥之伤,又服了魔宗的三绝丹,今日命数已经无法再续,最后再救下小施主一命,想来女施主也可瞑目。”

楚烨一把抓住了普渡的手臂,瞪大了眼睛喝问道“什么离心锥,什么三绝丹?”

普渡抬头看看即将落下的六芒星图,摇了摇头,随手从怀中取出一本札记,说道“这是贫僧当年初出茅庐时师兄给贫僧的一本札记,相传是出自百晓生的手笔,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些奇闻异趣以及天下轶事,对贫僧这些年行走天下甚有益处,贫僧也对其做了颇多批注。今日送给小施主,想来对你今后会有些帮助,你刚才的问题,也能在其中找到答案。”

将札记放在楚烨面前,普渡又看了看那立头顶仅有十几丈的六芒星图,将那颗金色念珠递给楚烨,继续说“贫僧本答应了女施主要好生照顾小施主,但看情形,贫僧无法履约了,此物名为‘炼心破魔珠’,乃是灵阶宝器,可惜九去其七,只余下一珠‘炼心’,一株‘破魔’,这‘炼心珠’也送与小施主,日后若是有难,持此物去景州卧禅寺找我师兄普善,他定会全力维护与你。”

普渡环视了一圈众人,深施一礼,仰天长叹“佛祖明鉴,弟子普渡,佛法不精,懒惰不勤,心志不坚,以至被贼人所困,连累他人因救弟子枉死。但纵然弟子无能,也不能再见无辜之人死于眼前,行恶之人横行于世。今日在此请天地为鉴,普渡要自弃于沙门,堕入魔道,只求佛祖不要怪罪于师门。”

说完,普渡昂首而立,手中念起那颗漆黑无光的念珠,一口吞下。双手合十,口诵“佛心灭,魔心生,阿弥陀佛。”一息之后,只见夜空中突然阴云滚滚,本就虚淡的月亮被彻底遮住,整个大地都刮起了阵阵狂风,刹那间飞沙走石。

普渡灰色的僧衣爆裂成无数碎片,赤裸着上半身,凌空而起,原本坚毅的五官上透出阵阵黑气,嘴唇渐渐发黑,衬着森白的牙齿,显得越发狰狞。光秃秃的头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无数黑发,长及腰身。

最后在普渡的额头上竟然生出了第三只“眼睛”,仔细观瞧,能够发现,这最后凸现在额头的,正是那颗被普渡服下的“破魔珠”。

完成身体的变化,‘普渡’扭了扭脖子,活动了下腿脚,把双手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了好久,咧开嘴,很是满意笑了笑。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剑阵,又抬头看了看天上的缓缓降下的碧绿六芒星图。忽然大喝一声“给我破呀!”

随着大喝,‘普渡’双手汇聚出两团黑炎,向着六芒星图轰出,本就是叶问天等人强行推动的六芒星图被黑炎轰中后一阵青光摇曳,坚持了数息,就爆裂开来。随着六芒星图爆裂,这个天绝剑阵再也维系不住,无数绿色光芒彷如长鲸吸水一般收敛进了叶问天等人飞剑之内。

短暂震颤之后,几柄飞剑再也承受不住,纷纷爆裂开去。几位庄主与飞剑气息相通,在加上阵法反噬,全部倒飞出去老远,倒在地上不知死活。只有叶问天还能勉强站着,但也被震得七窍出血,挣扎着望着天上的‘普渡’。

‘普渡’破了大阵,浮在空中,看着满天乌云之中隐隐夹杂着电光闪过,一阵狂笑,指着天空吼道“‘普渡’已死,‘罗睺’已生,快来快来,看看我能不能渡过天阶,以证大道!”

似乎是听到了罗睺的咆哮,天空中乌云的越发深沉,白色的雷电剧烈翻滚,天际雷声隆隆,云层中开始有电芒窜动,仿佛这天地也因为罗睺的无礼而震怒。云层之中,狂风大作,云幕慢慢开始旋转,就在罗睺上方,渐渐现出一个巨大漩涡。

“天...天劫....此人突破了地阶的限制!在渡劫!”叶问天不顾自己行将死去的躯体,颤巍巍说道。“老天待我不薄,让我在临死之时还能亲眼看到别人到达我不曾到达的境界。”叶问天双眼炽热,提着一口气不死,就是要等着看着渡劫的结果。

“渡劫?很难见么?”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叶问天身后响起,叶问天挣扎着回头。楚烨不知什么已经站到了叶问天身后,脸上经过简单的擦拭,虽然还有道道血污,但已经比刚才干净了许多。

小为羽手中攥着普渡留下的札记和那颗‘炼心珠’,就在楚烨不远处跟着。满脸担心的望着楚烨。

叶问天轻蔑的瞥了一眼楚烨,又把目光转到天上,冷冷的说道“与黄,玄,地阶不同,天阶不是靠炁的积累和修炼能够达到的,千万年来多少地阶高手止步地阶巅峰,任凭怎么修炼都无法突破。有人说突破天阶靠的是运气,有人说靠的是秘法,还有人说靠的是一种心中的境界。恐怕只有跻身天阶之后,才能体悟其中的玄妙。”

叶问天眼露羡慕之色,叹了一声,继续说道“传说到了天阶,可以引动天地之炁为自身洗骨伐髓,肉身寿命可达千年,那才是真正的长生之境啊。但这等夺天地造化为己用之事,必然会遭受天谴,所以传说天阶突破之时,会引来天雷地火,对其绞杀,若是渡得过去便可以纵横天下,若是渡不过去,就落得个魂飞魄散。苍茫大陆,芸芸众生,千万年来,才出过多少天阶修行者,能亲眼见到天劫,虽死无憾!”

楚烨站到了叶问天身边,也不担心此刻强撑着一口气苟活而已的叶问天,学着叶问天望了望天上,说道“你这种地阶宗师,想来最向往的就是这一刻吧,自己达不到,至少也看看别人的光景。过过瘾。”

不等叶问天回答,楚烨缓缓捡起了地上的半截断剑,把脸凑到了叶问天耳边,继续说“但我不会给你看完的机会。”说完断剑一挥。

叶问天满头白发随着斗大的头颅在空中飞舞,眼中满是不甘与懊悔,嘴巴颤动了几下,没发出一丝声响。身躯最终无力的倒下。六剑山庄扛鼎之人,六剑山庄大庄主,地阶上品修行者,叶问天身首异处。

楚烨甩了甩剑上的血迹,面色居然出奇的平静,抬头望着天际,喃喃的道“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