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章 魔撼天雷

十几里外送亲队伍的行辕之内,罗阳正坐在自己行宫之中,神情激动,怒视着眼前的白瑾。白瑾则稳稳的坐在罗阳面前,手里还随意把玩着一块玉坠,神情轻蔑。

“啪”的一声,罗阳再也安耐不住,狠狠的一拍桌子,豁然站起,喝问到“你是什么意思,凭什么要限制我的行动!还用你的亲卫把我的行宫围了!”

白瑾放下手中的玉坠,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说道“罗阳,怎么说你也是我的妹妹,今天的事我不知道你到底知道多少,但有人看到你的护卫跟着普渡一起送走那些尼姑,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让你少说话,乖乖的嫁到蛮族去,免得日后有什么闲言碎语流出去,你撇不清干系。”

罗阳冷哼一声,道“哼,我虽然不知道那些人是怎么回事,但我猜也猜得出来,那护卫不是我派去的,但是,他做的好,做得对!若是我在场,我就亲自送那些尼姑去天启城,去见父皇!”

“你!”白瑾气得也站了起来,举起手中玉坠就要掷向罗阳。罗阳也不惧怕,反而轻蔑的看了眼白瑾,冷哼一声。

许是想到自己打不过罗阳,白瑾手中的玉坠最终并没有扔出去,而是重重的喘了几口气,长吁了一声,说道“罗阳,你也别嚣张,你现在在我手里,以后在蛮族手里,我的话你最好听,否则...”

说到这里白瑾特意的凑近了罗阳“你这小小的行宫,我已经派人盯住了,到蛮族之前,你不会有机会见到任何外人,等你到了蛮族,哼,先好好想想怎么讨好你的蛮族大君吧。”说完,白瑾拂袖而去,罗阳想要追出去,刚到门口就被数名护卫拦住。

罗阳闹了一阵,但这些护卫都是三皇子的亲信,哪里会买罗阳的账,最后逼得罗阳抽出了七星银蛇鞭就要动手,好在月儿赶了出来,在月儿的拼命劝解下,罗阳只能丢下几句狠话,颇为气馁的回了房间。

刚刚坐下,罗阳本来有些恼怒的神情一变,满脸担忧的望着外面,对月儿说“看来楚烨他们卷入了什么事情,听说是和普渡护送了一批尼姑离开,应该就是小为羽被掳走的同门。”

月儿颇有意味的看了看窗外,示意罗阳外面有人。罗阳一翻白眼,说道“连我都被软禁起来了,不就是怕自己那些丑事被人举发么,这次被卧禅寺的普渡神僧抓到证据,闹到父皇那,他这个三殿下倒台是迟早的事,堵得住我们的嘴,堵得住人家卧禅寺的?难不成还能杀了普渡不成...”

罗阳说道这里突然顿住,双眼中惊恐一闪而过,声音变得低沉颤抖,道“恐怕这次我带他们来,反而是害了他们。难道白瑾真敢对普渡下杀手么....”

月儿见到罗阳神色忐忑,心中也盘算起来,眉梢眼角偷偷瞥了下白瑾离去的方向,纤纤玉手紧紧抓了抓衣襟,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

.....

白瑾行色匆匆的回到自己的行宫,一进门,就把所有侍从撵了出去,只留下戚翁,颇为殷切的询问“可有消息了?”戚翁眯着双目,缓缓摇了摇头。

白瑾见戚翁这般模样,大失所望,颓然的跌坐在椅子上,伸手拿起桌子上的一壶酒,不管不顾的灌了下去。

戚翁有些不悦的看了看白瑾,道“我的暗探虽然还没回来,但我能感觉到十余里外有数名高手鏖战,看那气势,叶问天等人恐怕就连那‘天绝剑阵’都施展出来了。所以,殿下不必担忧,你现在要做的是把可能知情的人处理好,免得再生枝节。尤其是那罗阳,她身份特殊,性子又野,想让她不乱说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白瑾叹了一口气,道“负责看押的,除了鹤三,其他人都被黑衣人杀了,至于鹤三,先留着,他还有用,尼姑是他送来的,万一事情败露,还需要他顶罪。剩下几个略知情,也都是跟随我多年的心腹,不碍事。”白瑾重重的把杯子往桌子上一摔,继续道“那些行辕内的官吏并不知情,就算听到些风声,也不敢乱说。但那个罗阳一时半会我也拿不下她,我只能把她软禁起来,若是她实在不识抬举,那大不了也杀了干净...”

“胡说!”戚翁冷喝一声,打断了白瑾“和亲公主要是出了意外,你这个主管送亲队伍的三殿下能得什么好果子吃?恐怕比你被卧禅寺告上一状的结果还要更差!你怎么这等眼光短浅!亏大殿下还有大事要托付于你!”

见到戚翁动了怒,白瑾也不敢顶嘴,眼神微动,对着戚翁拱了拱手,略示歉意,道“白瑾方寸有些乱了,胡乱说话,请戚翁见谅。想来我还不知道,大哥那是有什么大事,需要劳动您亲自前来?”

戚翁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缓缓走到白瑾桌子前,阴恻恻的一笑,嘴角咧开,将满脸的皱纹带得密密麻麻,也不说话,只是用手沾了沾溅落的酒水,在桌子上写下了三个字。

“镇雪关”

白瑾见字后大惊失色,豁然抬头,想要仔细询问,就见戚翁已经转过了身,缓缓的走了出去。留下白瑾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厅堂里,对着桌面上逐渐干涸的字迹。

.....

城郊官道处,狂风烈烈,雷声滚滚,罗睺仰天长啸,周身金光、黑炎流转不止,缓缓汇聚融合,在罗睺身前形成一道屏障,这屏障还在不断变幻,时而金光耀眼,时而黑炎滔天,变化莫测,其中隐隐发出的强大威压,就连小为羽都能清晰感到。

“轰!”云层之中突然传来一声炸响。

从地面向上空望去,只见天幕之中风云滚滚,巨大的漩涡剧烈翻滚,电芒疯狂窜动,雷声隆隆,仿如一张狰狞大口,正欲吞了眼前之人。

楚烨也被这天地之威深深吸引,虽然被雷电的光芒刺得双眼生疼,依旧死死的盯着天空中的那道人影。

就在此时,巨大的雷鸣之声滚滚而出,从那剧烈旋转,漆黑不可见底的漩涡深处,一道粗如树干的电芒自苍穹中轰然击下,打在了罗睺身前的屏障之上。

巨响崩裂,罗睺身前屏障渐渐龟裂,罗睺本人也面色潮红,嘴角渗出鲜血。只见罗睺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身后黑炎随即滚滚转动,渐渐形成了一个狰狞魔脸,呼啸着冲向雷光。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第一道雷光被抵挡下来,罗睺身前阵阵摇曳的屏障,也终于支撑不住,颓然散开,化于无形。

罗睺迅速打出数个法诀,黑炎金光再起,如旋风一般交替缠绕在罗睺体外,体内真元炁劲随即运转开来,飞速的积累着能量。

然而,还不等罗睺休整完毕,天际黑色旋涡深处,滚滚雷鸣声中,一道较比刚才还要粗大的光柱从天而下,势不可挡,直欲贯穿天地一般,轰然击向罗睺。

光柱所过之处,炽烈无比,周边滋滋之声不绝于耳,不知是否是因为温度过高,周边空间都是因为炽热有所扭曲。这便是天地之威,人,在其面前,仿如蝼蚁,避无可避,躲无处躲……

罗睺双眼炽热的望着这自天而降的巨大光柱,身后魔影再现,不退反进,夹带着金黑之色,悍然直冲天际。

光柱转眼即至,还未及身,罗睺已经面容惨白,七窍尽数流血,凄厉惨绝,但此刻罗睺依然肆意狂笑,在狂风中张口大呼,状若疯魔。身后魔影也迸发出了阵阵的黑色利芒,张牙舞爪,看那势头,竟是如此的不可一世,桀骜非常。就算是,面对着无数世人顶礼膜拜的苍穹,那仿佛可以摧毁一切的天雷,也不曾有丝毫的退缩!

巨大光柱的光芒在瞬间亮到了极点,在接触到罗睺的时候,仿佛世间最灿烂的星火瞬间点燃,再没有人能望见其中光景。那彷彿疯狂一般的光芒,顷刻间铺天盖地地冲来,从下往上,将罗睺全身尽数罩住。而同时,罗睺身上的黑炎也冲天而起,那无尽气势,竟是直冲着天际深处的巨大漩涡而去。

“轰隆!”“轰隆!”?“轰隆!”....

这片天地间,瞬间充斥着不可直视的耀眼光辉!似乎有那么一刻,时间都随之凝固。苍穹之上,震耳雷声渐渐弱了下去,原本漆黑滚滚的巨大旋涡上布满了道道黑炎,这黑炎如同一条巨蟒般将巨大旋涡缠住绞杀,每一寸都似有裂天之威,地面不断震动,密林深处,万兽哀嚎,犹如末日降临。

最终那漆黑旋涡先是裂开了一道小口,随即无数细缝从这个中心处向四面八方伸出,越来越大。在纷纷雷光狂泻而出之后,一声轰然巨响,巨大旋涡颓然消散!

天空之上,巨大的光柱随即消失,狂风渐渐止歇,乌云缓缓散去。天地彷彿一下子回复了平静,那被遮住了的月光,也渐渐明亮了起来。

一个身影,带着阵阵黑烟,从半空中缓缓飘落,正是罗睺,只是此刻他血流满面,周身是伤,眼神却依然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