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二章 玄云天尊

在遥远的东方雍州,有一座玄青色大山,远远望去无数峰峦起伏,绵延百里,最高的一座主峰,高耸入云,平日里只能见到白云环绕于山腰,无法识得山顶真容。山上飞瀑奇岩,珍禽异兽,数不胜数,景色幽险奇峻。玄云之势,天下闻名。

传说万年前有一个亡国之君,在被敌国追杀的时候躲入了玄云山中,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柄古剑,随即隐居山中与古剑相伴,二十年后,此人手持古剑破关而出,孤身站于玄云山巅,遥望旧都整整一个昼夜,最后仰天长啸,挥出一剑。第二日,万里之外的敌国皇帝就被人发现身首异处。随后诸子夺权,手足相残,帝国倾覆。

而后此人于玄云山,开宗立派,创立玄云宗。自号玄云天尊,从此处励精图治,广收门徒,寿两千一百岁而终。

根据座下三大入室弟子,设立玄云三尊制,大弟子继承玄天天尊之名执掌门派,另外两位弟子也赐予天尊之称,以为辅佐。

此后玄云宗在历代三天尊的带领下,历经数千年的努力,逐渐成为了这苍茫大陆上首屈一指的势力。

传至十八代玄云天尊之时,天启帝横空出世,统一五州,建立大炎,当时天下群魔出世,祸乱世间,玄云宗秉持天道,除魔灭妖。因此等功业,玄云天尊被天启帝御封为两大护国法师之一,成为天下道宗执牛耳者。

在玄云山主峰玄云峰的太玄宫中,此时正有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端坐在宫内,背着手盯着宫中的一眼清泉。

泉水中不断冒出的色彩斑斓的气泡,隐约着散发出阵阵清雅幽甜的香气,闻到体内,只感到五内舒泰,沁人心脾。潺潺的微波中,还盛开着数朵粉嫩白皙的莲花,若是凑近仔细观瞧,能够发现这些莲花全部都是齐齐的九个花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泉水上方,凌空悬浮着一柄古剑,气息古朴,剑身上布满晦涩的上古符文,通体乳白,非金非玉,似乎是由某种骸骨制成。即使没有人驭使,依旧散发出阵阵恐怖的能量涟漪。

“古剑啊古剑,又一个不在我们掌控之内的人出现了,玄云山这座大门,我们还能守得住多久啊?”白发老者自顾自的说。

古剑似有灵性,在听到老者的话后,一阵颤动,散出的能量震得底下泉水波光粼粼。

“好了好了,人老了,让我发发牢骚还不行,你这家伙,脾气还挺大。”见到古剑异动,老者面带苦笑的连连摆手。

颤动了半柱香的功夫,古剑才渐渐停止了颤动,又安抚了古剑几句,老者才缓缓走出宫门,面向北方,口中喃喃的说“佛门释道也好,魔门邪道也罢,纵然你上得了天阶,抗得住天雷,也不过是多一个敲门人而已。我盼着看你的因果。”

老者面向宫外,朗声清喝“九月二十四,玄云宗再开山门,邀天下英才共聚玄云山,择有缘者,传道授业!”只听此声自玄云山巅朗朗而下,无数玄云门人在听到此声后,全部肃然俯首,对着山巅方向深深一拜,齐声喝道“谨遵天尊法旨意。”

......

城郊行辕三皇子的行宫中,一个侍卫模样的人此刻正颤颤巍巍的跪在白瑾面前,把头深深的埋下,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在此人身前地上还摆着六个渗着血的布袋。

白瑾坐在案几后面,狠狠的盯着来人,嘴唇都有些颤抖,冷冷的说“你说你亲眼看到六剑山庄六位庄主全死了?那个硬撼了两道天雷的魔头掳走了剩下的人?!”

来人吓得把头又低了几分,硬着头皮答道“虽然属下没有离得太近,但确实看到,普渡变成了一个魔头,还抗住了两道天雷。事后属下也查看过,六位庄主全部殒命,属下怕有错漏,还将六位庄主的头颅殓了回来。以供殿下查实。”说完还伸手指了指面前几个渗着鲜血的布口袋。

“我他妈要这玩意有什么用!”白瑾大怒,一脚踹飞了眼前的案几,倒翻的案几砸得几个布口袋四处乱滚。

戚翁缓缓站起,冲着来人摆了摆手,说道“下去吧,没你的事了。”

来人如蒙大赦,接连磕了几个头,连滚带爬就要跑出宫去。

“把这些东西也扔出去!”白瑾看了眼满地滚动的布袋,喝了一声,直吓得那侍卫手忙脚乱的将几个装着头颅的布袋抱了起来,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侍卫渐渐跑远,戚翁走到了白瑾身前,有些得意的道“三殿下,你何苦迁怒于下人。那普渡既然以入魔为代价以换取突破天阶,纵然杀了叶问天等人,自己也算是身死道消了。只可惜损失了六剑山庄这六位地阶宗师,想来大殿下知道后,也会有些肉疼。”

白瑾一怔,低头沉吟了下,似乎也十分认可戚翁的话,长长吁了口气,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见白瑾面色逐渐缓和,戚翁继续道“那人现在纵然有了天阶修为,但已经面目全非,行事作风也与之前判若两人。卧禅寺也不会再认他,不落得个邪魔妖邪人人喊打的下场已经不易。更不会在尼姑这件事上做什么文章了。至于那些尼姑,既然被那魔人掳走,恐怕还是难逃蹂躏,也不会有什么重见天日的机会了。三殿下,可以放心了。”

白瑾认真的点了点头,忽的一笑,对戚翁拱了拱手,道“谢戚翁提点,哈哈哈,看来这关我是有惊无险的过了。”白瑾讲到这里眼神一动,对着戚翁继续说“戚翁之前留下‘镇雪关’三个字,白瑾百思不得其解,还望戚翁将话讲明,也好让我心里有数。”

戚翁爽朗的一笑,伸手冲着白瑾点指数下,道“既然事情已经大定,那老朽说了也无妨。”扫视了四周一眼,确认没有旁人,戚翁继续道“岚州王长孙一脉素来与二殿下交好,可以算得上是二殿下在朝堂中最大的支撑,近日得到密报,岚州王长孙元杰病入膏肓,命不久矣。长孙元杰膝下两子,小儿子长孙奇向来乖张顽劣,不堪大任。依我朝法度,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其世子长孙良将会继承其王位。”

白瑾听的仔细,但不明戚翁的意思,道“我母亲出身长孙一脉,说起来,我还得叫长孙元杰一句‘姥爷’。难道我大哥让我来奔丧?借机拉拢长孙一系?可是那长孙良向来看不惯我,恐怕靠我拉拢他,难以成功。”

戚翁大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白瑾的肩膀,“殿下,你可乐坏我了,我刚才说的是不出‘意外’长孙良能够继承王位,但若是出了‘意外’呢...”见白瑾脸上仍有疑惑,戚翁苦笑着道“我来给你举个例子,若是长孙元杰病逝,长孙良又死于意外。这时候边关再有异动,朝堂该怎么办?”

白瑾神情有些激动,答道“一定是要赶快派遣能臣良将接管岚州王府,以御...外敌?”

戚翁枯槁的脸笑成了一团,点了点头,道“若是当时正巧有一位与长孙氏颇有关系的皇子在岚州,这位皇子又刚刚完成了和亲蛮族的送亲任务,那岂不是最佳人选?”

看了眼白瑾激动得要蹦起来的样子,戚翁饶有意味的继续说“若是在这位皇子的带领下,我朝北部大军大破蛮族,那是不是顺势就该接任岚州王位了?想来对皇帝陛下来说,一个亲儿子做岚州王,总比把整个北境交给一个异姓王,要更放心些。”

白瑾听完了整个计划,心血澎湃,一州之主!这岚州王府可是大炎皇朝最显赫的四座王府之一!说是除了大炎皇帝之外最有权势的人,也不为过。

白瑾越想越激动,“若是自己真成了岚州王,那有朝一日若是形式有变,自己未尝没有问鼎天下的机会!”

戚翁也不去打断正自狂喜的白瑾,只是微笑着看着门外,只见又有一亲卫跑了进来。正是派去软禁罗阳的卫队头领。

见到来人,戚翁与白瑾心下都是一慌,生怕是那罗阳公主又搞出了什么幺蛾子。白瑾紧下了几步台阶,抓起来人,问道“什么事?慌慌张张的!快说。”

亲卫头领没想到白瑾反应会如此激烈,一时有些慌了,强稳心神,答道“启禀殿下,罗阳公主身边有一侍女求见殿下,说有秘事上报,我等不敢做主,怕耽误了殿下的事,就把人带来了。”

戚翁嘴角微动,冲白瑾使了个眼神,白瑾会意,松开了手,示意将人带上来。

过了不多一会,只见门外香风一阵,一个粉衣女子款款走来,只见此女子容颜秀美,身材凹凸有致,眉眼间闪动着万种风情,步履间展露出千种妖娆。正是月儿。

月儿对着白瑾轻飘飘的施了一礼,轻启朱唇,声音娇媚“奴婢有一要事,要禀明殿下.....”

随着月儿的诉说,白瑾眼睛逐渐明亮起来,偷眼看了看戚翁,发现戚翁与自己一样,嘴角都挂着满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