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四章 老氿

院子里的汉子一接触到这能量涟漪,立刻感到入堕冰窟般的寒冷,整个人似乎被某种巨大魔兽盯住一般,头皮阵阵发麻。这些精壮汉子都是经历过真正沙场的人,针对楚烨二人释放杀气,也是受主人指令,有意试探。

万万没想到这二人不仅没事,那个看起人畜无害的小妮子反而来了这么一手。

麻子脸心中也是微微讶异,看向楚烨二人的目光,明显又恭敬了几分。

随着麻子脸的引路,楚烨和小为羽来到了一间很普通的房间外面。麻子脸也不说话,只是对楚烨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就先退出去了。

楚烨正要扣门,就听房间内传说一个声音“进来吧。”楚烨倒也不矫情,推开房门大步就迈了进去。

房间不大,陈设也很普通,只有一个中年人坐在里面,笑盈盈的看着楚烨和小为羽二人。

楚烨一眼就认出这个肥胖的中年男子,果然是沈兴山。原以为沈府被封,沈兴山很可能也已经被抓走了。但没想到沈兴山居然能大摇大摆的坐在这里。

沈兴山似乎是看出了楚烨的疑惑,爽朗的说道“请你们来,是有几个问题要问。放心,我这人做生意最是公道,只要能为我解惑,我一定不会亏待二位。”

也不等楚烨答应,沈兴山继续说“昨日行辕内出了什么事?”

楚烨看了小为羽一眼,后者微微点头,二人就将昨日普渡在行辕内救人,以及被六剑山庄追杀等事大概说了一遍。

沈兴山听完微微点头,有些释然道“怪不得今日就对我沈家下手了,想来是那三皇子想要抓住我,以我要挟罗阳,让罗阳不乱说话。”

小为羽皱眉道“就为了威胁罗阳姐姐,那白瑾就抓了这么多人?”

沈兴山站起身来,昂首望天,道“连卧禅寺的神僧都敢杀,何况我这小小的一个商贾。”

说完,沈兴山有些惆怅道“白瑾能查出来我是罗阳的舅舅我并不奇怪,但为什么这次有很多我留作退路的线路都被挖了出来。要知道,那里面有些产业就是沈府的人也不知道。”

楚烨能理解沈兴山现在心情,位高权重之时身边有的是“忠心”奴才,但真到了失势的那天,“大义灭亲”的人也绝不会少。想来沈兴山在北辽城呼风唤雨这么多年,一夜之间落得只能龟缩在这阴暗小屋的田地,好不叫人唏嘘。

“难道是她?!”沈兴山自顾自的一愣,脸上神情怅然若失,似悲似笑的说“哈,若真是她,那也好,我对她弃之如草芥,她对我报之以无情。这也算了断了这些年的父女情分。”

小为羽听的一头雾水,插嘴道“那沈大叔,你现在怎么办,我们想办法送你出城吧。时间久了,一定会有人找到这里的。”

沈兴山回过头来,笑盈盈的用肥大的手掌拍了拍小为羽的脑袋,笑道“小妮子谢谢你的好意,想我沈某人在北辽城经营了这么多年,到最后还不至于要依靠你们两个年轻人来逃命。况且,沈某人向来就不做赔本的买卖,不赚回来,我怎么好意思走人。”

楚烨听到这里眉头就是一挑,说道“沈老板,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靠您和您外面的那些手下,能够全身而退已经实属不易,若是再要干什么,就有些不明智了。”

沈兴山微微一怔,随即抚掌而笑“没想到你们虽然年纪不大,但还真有几分古道热肠,实在难得。怪不得相处短短时日,罗阳那丫头就拿你们当成朋友,还特意嘱托我,说等她走后,要我一定尽力照顾你们。”

听到沈兴山这么说,楚烨和小为羽心里都是微微一暖,都有些想念外表那个大大咧咧,但其实内心纯良的罗阳来了。

摆了摆手,示意楚烨不必再说,沈兴山冲屋顶喊了一声“糟老头子,下来见见小客人们。”

楚烨顺着沈兴山目光看去,只见房梁上正躺着一个人,从下看去只能看到背影,看样子似乎在睡觉,手臂拎着一个酒葫芦,还随意的垂着。楚烨心中大骇,这个房间不过方寸之地,自己居然一丝此人的气息都没有感受到。要知道,就是地阶高手,只要不是修炼过什么特殊功法,也无法做到在如此近的距离完全隐蔽炁息。

听到了沈兴山的呼喝,屋顶上这位晃了一晃,似乎想要坐起身,但这位好像忘了自己是在房梁上,左晃右晃,一个不稳,径直从房梁上跌了下来。

再小的房间,房梁都有一丈有余,小为羽见这人掉下来吓得大声“呀”了一声。

楚烨可不觉得能在沈兴山房梁上睡觉的家伙真会摔死,索性抱起肩膀,根本没有出手相救的意思。

此人还在空中手脚乱舞,似乎是想自救,但天不遂人愿,倒是把脑袋转到了下面,眼看就要大头栽葱,插在地上。“呼!”这人在离地还有半寸的时候,长大了嘴,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只见这人居然就凌空停在了原地,楚烨心中又是一阵震动,这人刚才吐气,到现在凌空而立,浑身上下居然没有逸散出一丝炁劲。

片刻后,此人轻喝一声,在空中一个翻转,双脚轻飘飘的落地。未带起一丝尘土。

“一白消忧再忘愁,三碗同天数风流,浮生苍狗烂柯泥,唯此醪糟从不欺”,随着一声略带慵懒的呢喃,落下的人缓缓转过了身。

楚烨这才看清了这人的模样,只见此人一身破烂褂子,油光光的头发打成了绺,脸得有一段日子没洗了全是污渍,应该是还没睡醒,懒洋洋的用烂得掉渣的袖子擦着眼角的呲麻糊。

“你叫谁糟老头,见到老爷子我掉下来也不说扶一把。”脏老头先是蛮不爽的对沈兴山嚷道。

沈兴山早已习惯了此人的做派,也不搭茬。对着楚烨说道“院内那些人是家父以前的部从,都是些凭着真刀真枪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后来家父亡故,他们受不了官场那些乱事,就跟着我来了这里。行兵打仗,他们在行,但若单论修为,他们加起来都不如这个老家伙。”

说完沈兴山冲楚烨使了个眼神,楚烨会意,说道“那一定是,这位前辈修为之高恐怕早已入了宗师之列,但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脏老头是个人来疯的脾气,听到夸赞,腆着肚子得意了起来,说道“不是老头子我吹,这世间徒有虚名的人太多,什么这个天尊,那个宗主的,老头子只是不爱去做,不然也弄个派主什么的当当。”说完脏老头上下打量了下楚烨,咧开嘴,露出满嘴大黄牙,说道“小兄弟不用客气,什么前辈不前辈的,以后叫我氿爷就行,我既爱喝酒,也排第九。这么叫方便,还好记。”

沈兴山翻了个白眼,一把推开了正自得意的脏老头,对楚烨说道“不用听他扯,这糟老头早年间落了难,为我父亲所救,后来就一直赖在我家不走了。教过我三招半式,算是我半个便宜师傅。你们叫他老氿就行,或者跟我一样,叫糟老头子。”

轻轻哼了一声,算是表示了不满,老氿找了个椅子坐下,拿起手里的酒葫芦,又咕嘟咕嘟的喝了起来。

沈兴山摇了摇头,也不去管他。对着楚烨说道“有糟老头子护送我出城,小兄弟就不用担心了。”

不等楚烨回话,小为羽急道“那我们也得跟着,把你送出城了,我们也才能安心。你刚才还说不做亏本的买卖,我怕你骗我们。”

小为羽言语虽然稚嫩,但眼神坚决,态度真切。这回连老氿都被惹得哈哈大笑起来,这老家伙笑了半晌,突然把脸一沉,冲着小为羽说道“姓沈的算账,什么时候靠过自己亲自出马?”说完还冲沈兴山飞了一个白眼。

.....

城主府内,中心的殿宇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欢宴,只见金黄的琉璃瓦下,歌舞升平,衣袖飘荡;鸣钟击磬,乐声悠扬。台基上点起的檀香,烟雾缭绕。深深宫邸,糜烂与纸醉金迷,将人性腐朽殆尽。大殿正中是一个镶金的玉座,此刻许城主正端坐在上面。俯瞰着下面无限的欢愉。

今天许城主十分高兴,早上得到三皇子的口谕,对沈兴山进行了清剿,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抓到人,但沈兴山的家产可是尽数落入了自己囊中。而且三皇子的人还特意暗示了自己,这次所得三皇子不会过问,只要求能够在行辕出发前,将沈兴山送到驾前。

这对许城主来说,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事,不仅能为三皇子办事,还能落了不少的好处,许城主才不在意沈兴山到底是怎么得罪了三皇子。能惹得三皇子这样大张旗鼓的办事,想来这沈兴山是不会再有翻身之日了。

许城主已经安排了心腹把守住了各个城门,调集护城军的精锐开始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而且通过各种渠道已经知会了北辽城黑道白道的所有势力,抓住沈兴山者,可以取得沈兴山一切的产业,知情不报者,诛九族。许城主自信,北辽城就这么大点的地方,在他的布置下,沈兴山就是插上翅膀,也逃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