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五章 暗潮汹涌

许城主看看脚下的宴席,下面玩乐的,不乏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看到城主查抄了沈家,这些当地有头有脸的势力全都如坐针毡,一个个像约好了似的前来打探消息,免得自己家族也遭了无妄之灾。许城主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豪言安抚之后,还都留下来共同享用胜利果实。

这胜利果实,自然包含揽月阁带来的一众姑娘,这些姑娘倒也想得开,无非就是从一个老板那里卖到另一个老板那里而已,对初次伺候的新主人更是卖尽力气的施展。能跳的跳,能唱的唱,能弹琴的弹琴,能弹琵琶的弹琵琶,有几个实在学艺不精的,干脆坐在男人大腿上,一个劲的喝酒,倒也是惹得一阵阵的浪笑。

一个女子此刻正贴坐在许城主身旁,红色的纱衣紧贴着身躯,光洁的大腿慵懒的依在毯子上面,目光妖媚,口若朱丹,云鬓花颜斜倚着许城主的肩膀,举止风骚,妆容艳丽,时不时还在许城主耳边呵出一阵柔声细语,直哄得那许城主双眼发直,心猿意马。

也不管堂下还有许多的人,许城主当下就上下其手起来,红衣女子一阵娇呼,半推半就顺势倒在许城主怀中。许城主这方面倒是老练非常,一张满是油腻的肉嘴直奔那一点朱唇而去。

周围的侍从对此早已司空见惯,不自觉的都移开目光,看下别处。

就在许城主正要得逞之时,原本眼神娇羞满脸谄媚的红衣女子娇躯突然一阵,只见一支不足寸的钢针自红衣女子口中射出,直接在许城主脑袋上开了一个透明窟窿。

许城主偌大的身躯瞬间失去一切生机,直挺挺的摔在地上。红衣女子缓缓站起,用手随意摸了摸脸上喷溅的血迹,满眼戏谑的看着满场惊异的人群,也不说话,抬起雪白的双脚,步步生莲一般,走到了大殿正中,看了看大殿的琉璃穹顶,娇媚一笑,彷若一朵娇艳的玫瑰,肆意盛开。

北辽城东门附近的一个酒楼里,一胖一瘦两个参将模样的人正在饮酒,胖子本名为牛大斗,许是从小就大斗如牛般的吃饭,结果吃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胖子。在北辽城的官面人物里面,是数得上的实力派。

这酒楼在他来时,就已经被自己的亲卫团团围了起来,周围街巷里看得到的兵士至少有上百名。

瘦子本名冯平安,是从雍州水军调任过来的,为人豁达,在北辽官场中,只与牛胖子秉性相投,多少年相处下来,算得上莫逆之交。

眼见冯瘦子只喝酒不说话,牛胖子面带关切的说道“老冯,不是我说你,最近城里不太平,你我身居要职,出门也不带点护卫。今天约我来,莫不是有什么心事?”

看着牛胖子油汪汪的脸,冯瘦子又提起一杯,在牛胖子眼前点了一下,算是敬酒,又是自顾自的喝了下去。

牛胖子面色深沉,冷哼了一声,也不言语,把手中的酒也一饮而尽,算是陪了酒。

“牛兄,我十二年前调任此处。当地官员对我颇为不善,是你以真心相待,对我颇多照拂。十年前我因缉捕一批私盐得罪了郡内高官,险些被害,又是你替我找到人证,打通人脉,据理力争,才在断头台上将我救了下来。”冯瘦子说的很慢,但依然可以听到他声音中的颤抖。

牛胖子老脸一红,笑着说道“你提这些作甚,那我当年卧底匪帮身份暴露,是你一人一刀大杀四方,将我从贼窝里救出来的。还有一次我被仇人埋伏,你为了救我身中数箭,死战不退......你是不是病了,怎么无端端的说起这些来了?”

冯瘦子淡淡的看着这个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的男子,略一沉吟的说道“我以前是在雍州水军任职,后来老将军亡故,我才沦落此处。那位老将军啊......当真是我遇见过最好的人。”

牛胖子不明所以,索性继续喝了杯酒,吧唧了口菜,不咸不淡的味道“雍州水军,那老将军是谁啊?”

冯瘦子眼神肃穆,口气郑重的吐出了一个名字“雍州大将军沈振江!”

“沈振江?沈...?!?”牛胖子脸上的肥肉微微一颤,心底有种不好的预感,有些尴尬的笑笑:“冯兄,那沈兴山不会是沈振江的什么亲戚吧?你今天约我前来,难道是有什么特殊的事?”

冯瘦子闻言笑笑,一时又不说话。

“冯平安,你到底要干什么。”牛胖子看着冯瘦子这副样子,顿时有些不耐烦起来,沉声喝道。

冯瘦子脸上浮自嘲的神色,他认真的看着这个胖子,轻叹道“牛兄,刚才的酒里有毒”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牛胖子脸色越发阴沉,大喝一声,猛然就要起身,但只觉得眼前金光一晃,腹内一阵剧痛,“轰”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

冯瘦子看着倒在地上不知死活的高大身躯,眼神平淡,说道“既然你要我说清楚,那我就说清楚。本来家里小主人是下的死命令,但我要害你,实在有愧于心。”

“我很好的计算了药量,三天之内你都醒不过来的。三天之后的烂摊子,留给你自己收拾吧。”

“不过,恐怕你起来后,还是会先大吃一顿吧。”

对着倒在地上的牛胖子低语了一番,冯瘦子拿着一块锦帕擦了擦眼角,冷冷的道:“牛兄,冯某今日得罪,只能以死谢罪,请兄长余生珍重!”说罢,冯瘦子举起手掌,对着自己的天灵狠狠拍下。

当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北辽城内十几名要职官员身上。十几位权柄在手的官员身死,又有数位或中毒或失踪。而且留下的凶手,全部在事后自尽。一时间北辽城大乱。

......

第二日清晨,沈兴山一行人扮做商队模样,轻轻松松的就出了城。

沈兴山坐在马背上,头也不回的策马在前,似乎对这座自己经营了二十几年的地方没有丝毫眷恋。

老氿躺在一个货车上,依旧一身破衣烂袄,时不时的就拿起酒葫芦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楚烨和小为羽自然也是同行,只是楚烨与沈兴山不同,在出城之后,楚烨特意翻身下马,对着城内老宅方向,狠狠的磕了三个头。

由于所带细软颇多,又是挑得山间小路行进,商队走的很慢,走了一天,才走到中州,岚州交接之处。沈兴山见天色渐晚,也就下令就地安营扎寨。

见商队出了城,一路向北。楚烨驱马来到沈兴山身边,问道“沈老板,不知接下来您有何打算?”

沈兴山在离开北辽城后显得心情不错,笑着对楚烨说道“我担心白瑾那小子会对罗阳不利,准备想办法将罗阳救出来,既然岚州是他们的必经之路。那我就去岚州预先布置。”

楚烨听完也不觉得意外,想到自己也要去岚州黑水城找天机阁。便请求与其同行。沈兴山欣然应允。

众人正聊着,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只见一队百十来人的马匪如旋风般冲到眼前,转瞬间就把众人围在当中。

只见其中首领模样的人催马而出,朗声大喝“你们是什么商号的,路过爷爷的地盘,孝敬交过了么。”

若是一些大商贾,平时走动的路线都会按期打点,道上的这些贼匪也都讲规矩,一般收了孝敬之后,也不会太过难为商队。但这次沈兴山是乔装改扮的,之前也没有走过这条路,对这伙马匪也不相识。

麻子脸赶紧跻身而出,抱着拳,恭敬的说道“大爷,我们这是小本买卖,第一次路过贵地,不知道大爷再此。先前失了孝敬,罪过罪过。”说着麻子脸抱起的拳缓缓打开,里面是十几颗金灿灿的金珠。

马匪见到金珠,眼神一亮,伸手接过,还不忘拿起一颗放在嘴里咬了一咬。最后安心的一笑,收了起来。

一旁的小为羽见到那么多金珠被人拿走,心下却是一阵心痛,不自觉的狠狠跺了下脚。

就在麻子脸以为可以息事宁人的时候,眼前马匪挥起手中马鞭,狠狠的抽了下来,麻子脸没有防备,被一鞭子抽在脸上,血淋淋的印子一下出来,疼得麻子脸满地打滚。

那首领甚是得意,大喝道“你们这些家伙,事前不来孝敬,现在再恭敬也没用。这次念你们初犯,货物我留下一半,下次要是再敢如此,我就摘了你们吃饭的家伙!”

其他的马匪跟着也是一阵哄笑,似乎是觉得自己能够吃定眼前的肥羊了。

几个精壮的汉子听得刺耳,手紧紧的握住兵刃。只是沈兴山没有放话,谁也不敢动手。

楚烨倒是不担心沈兴山手下斗不过眼前这百十号马匪,不说那神秘莫测的老氿,就是那几十个杀气凛凛的汉子,恐怕就不是这些马匪能够抵挡的。但问题是这些人马快,此地又广阔,动起手来若是跑了一两个恐怕就会暴露了沈兴山的行踪。万一白瑾的追兵赶了上来,那可不是百十号马匪能媲美的。

想到这里楚烨偷眼看了看沈兴山,只见沈兴山匆匆几步走过去搀扶起了麻子脸。此刻麻子脸满脸血污,见到沈兴山,却还强颜欢笑道“主人,小人没事,但小人事情没办好...哎。”说着泪水流在脸上伤口上,刺得皮肉一阵抽动。

沈兴山也不跟马匪废话,对着黑暗处一个货车吼道“糟老头子!你躺一天了,这时候还想让孩子们替你动手不成!”

“知道啦!扯脖子怪叫个屁!”一个颇为不耐烦的声音从黑暗处飘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