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六章 一剑夜雨

只见老氿晃晃悠悠的从后面走了出来,似乎是对自己被吵醒颇为不满,骂骂咧咧的走到沈兴山身前,吼道“这么几个猫三狗四也要劳烦老子出手!?”

沈兴山看都不看老氿,扶着麻子脸就往后面走去,冷冷的丢下一句“一个都别放跑了。”

老氿想要再说点什么,沈兴山已经走出去好远。感到没趣,老氿也只能作罢。

看了眼身边的楚烨,老氿突然嬉皮笑脸的说“小子,有家伙没?借一个。”

楚烨一愣,心想,敢情你个老家伙连个兵刃都得靠借。也不指望老氿那身破烂衣裳里能藏着什么神兵利器,楚烨伸手取下腰间的小匕首,递了过去。

老氿刚刚把匕首接在手里,一旁的小为羽则是满脸不情愿的嘟囔道“老氿,你仔细点用,这是我新给他买的。”

老氿面露调侃之色,一阵大笑,道“好好好,若是什么神兵利器老夫还真不在乎,但既然是小丫头送给情郎的礼物,老夫一定不让它染上半分血光。”

楚烨和小为羽听后都是脸上一红,想要解释什么,老氿却大笑着走开。

马匪首领看打发出来这么一个老头,起初还有些戒备。但等看清楚老氿满身破烂,手持一柄匕首后,怒极反笑,喝到“你们这些给脸不要脸的,看来今天爷爷得让你们知道知道这里的规矩。”说罢抽出腰间马刀,对着老氿就劈了下来。

看着马刀上泛起的阵阵白光,楚烨推断出这个马匪首领一定是一位不下于黄阶上品的高手,这一刀干净利索,一看就颇为善长在马上对敌。

老氿依旧睡眼惺忪的往前走着,嘴里嘟嘟囔囔的也听不清楚,直到刀离自己脑门还有一尺左右的时候,老氿双目圆睁,一股犹如惊涛骇浪般的气势由体内爆发而出,右手拿着楚烨的匕首向上一挥,只见一道白色豪光激射而出。

马匪首领的刀瞬间停住,人呆呆的在马上晃了一晃,似乎是想要开口说话,但随着“噗”的一声,刚才还完完整整的马匪首领,被活生生的劈为了两半,一左一右双双跌下了马背。

“夜月蓝姬离吾去,唯有青锋不负孤”老氿也不等其他马匪有什么动作,长啸一声跃然而起,手中匕首发出丈余长的白色光华,在黑色的夜空中刺得人双眼发疼。

老氿凌空而立,须发皆张,彷若天人,“一剑夜雨!”一声低喝传来,只见老氿将手中匕首向天一指,无数白色光芒如同鲜花盛开一般自匕首中轻洒而出。每一道光芒如同有生命一般,直奔那些马匪而去。

马匪哪里见过这等阵仗,早就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拿起兵刃格挡,白芒射到寻常兵刃上,就如寒冰切血一般,瞬间穿透。有几个有些修为的还想聚气护身罡气抵抗,但也都被数道白芒一齐击碎。

短短十数息,刚才还耀武扬威的百来个马匪,全部被击杀干净,一个走脱的都没有,只剩下马儿停在一边,时不时的用嘴碰一碰刚才鲜活的主人。徒然露出悲伤的神情。

老氿使出一剑之后,缓缓飘落到地上,神情平静,明显还有余力,得意洋洋的走到楚烨跟前,眼神轻佻,那表情似乎是在等着楚烨恭维自己。

小为羽则赶紧围了过来,伸出一双白净的小手,对着老氿说道“还我。”竟是迫不及待的讨要那柄匕首。

楚烨略显无奈的看了小为羽一眼,觉得有些失礼,对着老氿深施了一礼,道“前辈果然非常人也,修为之高,实可以排在小子见过前三甲之列。”

老氿本来还在得意,但听到三甲之列,立刻脸上一变,冷哼了一声,说道“小子好大的口气,你这小小年纪见过什么高人,我只能排在三甲?我倒要听听,排在我前面的能是何人?”

楚烨一窘,赶忙说“罪过罪过,小子口误,请前辈不要见怪。”

没想到老氿却得理不饶人,一把拉住楚烨,说道“不行,小子,你要是不说清楚,老子可不饶你。”

旁边的小为羽见到老氿抓住了楚烨,也恼怒起来,大声说道“我们见过一个大和尚,名叫普渡,你可曾听过,把他排在你前面,你可服气!”

老氿话到嘴边,就是一滞,气势明显见弱,说道“卧禅寺四大神僧,我当然服气。你们的事我也听沈兴山说过,他排在第一,倒也正常。那还有一人呢?”

楚烨见状也只能无奈答道“还有一人红袍七色,被镇压了一甲子才破关而出,传说当年也纵横天下,人称‘七彩童魔’。”

老氿一阵大笑,道“区区一个七彩童魔,怎么就见他比我高了,他若是遇到我,一百回合内我有把握胜他!”

楚烨嘴角微笑,道“我说那人名叫吕烈,据说是岚州人士,他让了七彩童魔三招,最后一拳就让童魔毙命。我猜他应当还在普渡之上。”

老氿哑然,支吾了半天,嘴里絮絮的说道“谁知道是不是你编出来这么一个人骗我。”

小为羽则掐着腰不满道“我们才没骗你,吕大哥就是岚州人士,等我们到了岚州若是能碰到,让你亲眼见识见识。”

“戚”了一声,老氿也不再纠缠,随意一抛,将那柄匕首抛给小为羽,转身就要离去。

“连句谢谢都不说...”小为羽嘟囔着接过匕首。当她仔细查看匕首的时候,却是“哇”的一声大叫出来。

把楚烨和刚走出去没几步的老氿都吓了一跳。急急看了过来。只见小为羽手中捧着的匕首竟然是寸寸碎裂开来。

那老氿的一剑‘夜雨’如何的精妙。别说这普普通通的一柄匕首,就是一些凡品刀剑,都难以承受那浩大能量的冲击。能坚持到一剑使完才崩碎开来,只能说老氿对功法的驾驭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楚烨有些尴尬,一柄匕首又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而且老氿借匕首也是为了大家击杀马匪,就想着赶紧安抚小为羽。

还不等楚烨说话,小为羽一个拿捏不住,本就破碎的匕首一下跌落在地上,碎片立刻就崩了一地,见到这样小为羽竟是眼眶通红,眼看就要哭了出来。

老氿大窘,他以为这匕首真是小为羽送给楚烨的什么定情信物。刚才施展剑招时候也特意拿捏了分寸,想不到这匕首制作如此不堪,这样也寸寸碎裂了。

看到小为羽要哭,老氿一下失了神,这老家伙平时最爱的自然是酒,最怕的就是女人在眼前哭泣,若不是这样的性子,如今也不至于落得个每日以依蓬头垢面示人,远离过去的下场。

只见老氿哪里还有一点刚才乖戾的模样,就像个溺爱孙女的爷爷那样,柔声细语的安慰小为羽。

小为羽是真心疼自己花了足足一串铜钱才买回来的匕首,这才带了两天就报销了。若是楚烨弄坏的小为羽倒能好点,说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那金珠是楚烨给自己的。但弄坏匕首的是眼前这个老头子,看老氿衣衫褴褛的样子,小为羽也不好意思让老氿赔给自己一把。越这样想,小为羽哭的越发伤心。

楚烨本想劝慰,但谁知道老氿竟然一点不给自己机会,只顾着安抚小为羽。最后老氿无意中看了眼楚烨,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主意。转过头,满脸郑重的对楚烨说。

“小子,刚才那一招夜雨你觉得怎么样?”

楚烨有不明所以,呆呆的点了点头,答道“招式精妙,威力绝伦。”

老氿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道“那如果老夫把夜雨传授给你,能不能顶上那柄匕首啊。”说罢还偷眼看了眼小为羽。

果不出老氿所料,听到这句话之后,小为羽果然止住了哭泣,虽然脸上还有些泪痕,但满眼的期待看向老氿,心里的小算盘这时候打的劈了啪啦乱响。任谁都能看出来那一招‘夜雨’的强大,这等功法若是拿到黑市上,恐怕金山银山也是换得回来的。

楚烨心里更是大喜,他虽然自幼修习‘乾坤诀’体内炁息精纯,但论招式只有一招‘巨阙指’能用,‘御血诀’条件太苛刻,而且也没什么直接的效果。上次对阵叶峰,在拳脚上就没少吃亏,至于剑招兵刃更是全然不懂。能有机会学到如此高深的剑招功法,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但楚烨并没有表现出来,反而面露犹豫,沉吟许久。这可急坏了小为羽,眼眶发红,似乎有话要说。

老氿见小为羽眼睛发热,以为小为羽又要哭泣,赶紧一把手把楚烨拉到了跟前,吐沫横飞的叫嚷道“你学也得学,不学也得学,明天早上就给我开始练功!就这样了,两两相抵,各不相欠!”

说完老氿扔下发愣的楚烨和小为羽,头也不回的快步走远。

楚烨看着小为羽,呆呆的说“早知道就多借他些东西了。”

小为羽被楚烨逗得破涕为笑,最后倒也没忘了把那破损的匕首收拾起来,按她的话说等遇到修补匠,可能还有修好的可能。

随便找了个货车躺在上边的老氿听着小为羽银铃般的笑声传开,拿起酒壶大口灌了几口,喃喃自语道“当年若是你也能为我哭上一场,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