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章 金刚怒目

大炎王朝统一五州后,一州分十郡,一郡辖十二城,城之下置有乡、亭、里。

北辽城属于中州贤宁郡,而安顺城便是郡守执掌一郡的所在。

安顺城中心最大的一座府邸门前,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一张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郡守府’,府内大堂上高坐着一个身穿紫色锦衣的胖子,这胖子满脸横肉,一双眼睛睁开之后仅仅显出来一丝缝。肚子扔在腿上,油腻腻的堆成了一团。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皮靴,由于身体太胖,衬得那双肥脚有了几分瘦小,平添着几分滑稽。

这个胖子就是整个贤宁郡的郡守,姓陈,传闻原本就是安顺城内的一个乡绅恶霸,后来不知怎么搭上了大皇子的关系,居然混成了一郡之守。

现在和亲队伍路过他的辖区,而且负责护送的还是三皇子殿下,他可不会错过这个送殷勤的机会,要知道这三皇子可是大皇子一党的最核心人物之一,现在大皇子和二皇子两党相争,整个朝堂上谁都得盘算着怎么站队,怎么押宝。这陈郡守就是押宝在大皇子一党的代表。

大堂下面绑着十几个年轻女子,女子们虽然不着水粉,但都眉清目秀,可是却都剃光了头发,不知是何原由。

陈郡守把自己那一条如缝的眼睛使劲眯了眯,一寸寸的在这些女子身上扫过。

女子们战战兢兢,各个泪眼婆娑,几个性子烈的,甚至回瞪过去,可却张不开嘴,明显是被高手用点穴之类的手法下了禁制。

看过一番之后,陈郡守点了点头,挥手让手下把这群女子押了下去。

等到堂上没了人,陈郡守与身旁的一个高瘦老者说道“鹤大师,这批小妮子就麻烦你护送到三皇子那里了,尤其注意那几个秀气的,千万别让她们有了损伤,虽然是一群迟早要被玩坏的‘东西’,但也得是等正主慢慢调教。”

这鹤大师其实是一个没落门派的传人,资质不错,但淫邪可恶,年轻时候被不少正道高手追杀,后来结识了这陈郡守,入了郡守府做了这陈郡守的幕宾。这些年仗着自己的修为,没少帮陈郡守处理一些‘疑难杂症’。

鹤大师微微拱手坏笑道“大人放心,我一定把她们完完整整送到三皇子那里;老夫虽然好色,对这些尼姑可一点兴趣没有。说起来,美艳的女子有的是,光头的尼姑有什么好玩的。也不知道这三皇子怎么就好这一口了。”

原来这些女子之所以剃着光头,是因为她们全部都是城郊山里一座清平庵里的尼姑。这陈郡守不知从哪打听到三皇子有这么一个怪癖,喜欢秀丽的尼姑,就想着趁这次好好迎合下这位三皇子的癖好,以便攀附上三皇子,日后也好大树底下乘乘凉。

这清平庵归在贤宁郡管辖范围内,虽说香火清淡,倒也与世无争。遇到一些孤儿苦女,也会好生收养,日后是清修,还是还俗也并不干涉。但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个与世无争之地,也遭了这无妄之灾。

陈郡守听手下说这清平庵里有几个小尼姑,甚是清秀。光天化日之下,就派人扮做盗匪硬抢。被老师太一拂尘给扫了个屁滚尿流,那时才发现,原来这小小的清平庵内居然有数个高手。

师太本以为盗匪吃了亏,一般也不敢再来庵内挑衅,也没想到惹恼的居然是个煞星。

当天夜里,趁着夜色,陈郡守就派这个鹤大师带着一批杀手袭杀了清平庵,老师太虽然有玄阶下品的实力,奈何这批杀手出手很辣,领头的鹤大师更是有地阶下品实力,一场血战,年龄稍小的尼姑全都抓了回来,年龄大一些的,全都屠杀。最后鹤大师还让人给庵内放了一把火,以便毁尸灭迹。

鹤大师往外走了几步,又折回来,靠近了陈郡守,开口道“不过....大人,清平庵虽小,但也是佛门之地,这次杀人烧庵如果让人知道了内情。恐怕不能善了。大人最近可要留意约束手下人,切不可走漏了消息。”

陈郡守轻蔑一笑,答道“鹤大师无须在意,这清平庵所在虽然荒僻,但也是我们贤宁郡管辖,几个尼姑不识抬举,杀也就杀了,我乃是一郡之守,三皇子更是尊贵非常,有人知道了能怎样?烧了个干净,什么都没留下。大师放心吧。”

鹤大师眼睛转了转,没再说话,一拱手,退了下去。

鹤大师心里有自己的算盘,他这一身地阶修为,若是甘于在这一郡守之下混迹,想来是有些埋没自己,此次护送这些尼姑,想着若是能见到三皇子,一定要找个机会好好表现,要是得到三皇子青睐,可比要在这郡守府强得太多了。

......

漆黑的小山上,到处都是大火之后的断壁残垣,半个月前,这里还是一座清清静静的佛门之地,现在却只留下了一片焦黑。大火烧了一日一夜,最后还是附近的村民仗着胆子来给收的尸,几十具尸体,各个死状凄惨,老师太的头都被人砍了下来,死不瞑目的扔在了佛堂供桌上。

后来官府来了几个人贴了告示,说是山里盗匪去尼姑庵里杀的人,还劫走了不少尼姑,只让附近的村民最近注意安全。至于捉拿凶徒之类的,却是不见下文。

此时在漆黑的断壁残垣之中,站着一个大和尚,身高九尺,一身灰布的僧衣,双手合十,俯首低眉,正在为亡者超度。

和尚身边跪着一个光头小女孩,身上的衣服已经褴褛不堪,脸上手上也布满了擦伤,哭着喊着,一双小手死死的抓着大和尚的僧袍。

这光头小女孩名叫雪为羽,由于在清平庵最小,大家都叫他小为羽,自幼便被老师太收养,如今刚刚满十六岁,从小跟着老师太诵经礼佛,倒是一心向善。不过老师太觉得自己这清平庵清苦,小为羽又未经世事,所以一直没让其出家,只是跟着师门众人修行着,剃了光头,也只是为了在庵里行事方便。

当天出事的时候,老师太拼着性命去跟众杀手缠斗,趁乱就把小为羽藏在了庵内茅厕之内。后来大火烧塌了茅厕,小为羽掩在下面藏了整整一天,确定外面没有人后,才敢爬出来。

浑身腌臜不堪的她在废墟周围靠着吃野果活了十来天,她一小就被遗弃,是老师太给她捡回来抚养长大的。这里就是她的家,现在家没了,她不知道能去哪,也不知道要去哪。

这来的大和尚,身份非同一般。他是卧禅寺四大高僧之一,普渡禅师,卧禅寺与天云山,正一盟,魔天宗并称当世四大宗门,更是佛道领袖。

这次云游天下途径此处,听说清平庵出事,特意过来为亡者超度。可正当他为眼前惨景心中悲苦的时候,从不远处冲过来了一个满身泥垢的小光头。

可能是佛门中人的关系,小为羽看到大和尚后,感觉自己可以信赖这个人,于是壮着胆子跑了出来,一把跌坐在大和尚脚边,抱住了大和尚的腿。

小为羽哭着说,大和尚静静的听,到最后,小为羽讲完,悲伤和这几日的疲累袭来,竟然是直接昏死过去。

普渡禅师默念完《地藏菩萨本愿经》超度亡者之后,轻轻的抱起了小为羽,低垂的双目缓缓张开。

霎时间一道金色的光芒自普渡禅师的双眼直射天际,一身僧衣无风自鼓,方圆三丈之内凭空升起一股股劲气,形成一股风墙逐渐向外扩散。

整个山头都被一片炽热的光华所笼罩,天空中不断传来诵经之声。持续了半个时辰,才渐渐散去。

附近的村民看到异像,仗着胆子三俩结伴的前来一看究竟,只见原本被火烧毁的尼姑庵已经不复存在,留下一大片干净的山岗,大和尚和小尼姑早不见了踪影,只有天空着隐隐约约仍旧残留了个‘卍’字光华。

三日后,这等异像被人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再加上有不少的目击者,短短几日就有无数善男信女不惜远道而来,成群的在这片山岗上顶礼膜拜。

这秃秃的山岗,反倒比起往日清平庵在时,香火旺盛了很多。

一个小光头和一个大光头远远的隐在山岗密林深处,小为羽跪在地上,向着清平庵的方向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站起身来看向大和尚,淡淡的说:“师傅师叔们带领我们修身行善,成日诵经礼佛,这么多年来忍着清苦,也要多行善事;遇到各种困难,也都是齐心协力克服;从来不求佛祖点什么。”

小为羽越说越有些激动,继续道”但当日见到师父师叔师姐们一个一个死在眼前,我是多么希望端坐在那里的佛祖能动一动,救一救。但佛祖只是坐在那里,任凭我师父的鲜血,洒在他的眼前!”

小为羽说着,眼睛湿润,哽咽了起来:“如今庵毁人亡了,倒是来了这么多人叩拜,他们拜的是什么?我们这些年拜的又是什么?!”

普渡大师微微低垂着双目,他知道应该说什么,身为修行之人,讲究的本就是因果循环,生老病死皆平常,他有无数的劝说教导之词可以说给这个小姑娘听,但自己现在就是说不出口,心头似乎被山岗上的一片断壁残垣压着,不得通明。

普渡大师等小为羽哭了一会,方才缓缓的说:“我们去找她们。”说罢也不回头,大步走去。

小为羽也止住了哭声,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往山岗方向磕了个头,说道“师父放心,我一定把被掳去的师门姐妹们找回来。”说罢,转身跟上大和尚。

南方景州,卧禅寺坐落在灵济山之上,不同于前山的香客络绎不绝,香火鼎盛。

后山清幽宁静,鸟兽不惊。偶然有人匆匆而过,却也气息平静,只带起阵阵微风。

禅房内不断传出阵阵诵经之声逐渐汇聚,缓缓升至天外,直引得空中大雁都排出一个个卍字符号,好一派佛门圣地景象。

大雄宝殿内,一位老僧身着七宝琉璃袈裟,正在讲经。下面无数僧人静静聆听。,突然老僧心头一悸,只见殿内一个红色大柱突然‘咔吧’一声,自上而下产生数道裂痕。

众僧大惊,来不及怎么动作,只见那裂痕逐渐扩大,‘隆’一声,粗到四个人勉强才能抱住的柱子轰然倒塌。

殿内僧人尽皆高手,哪能眼看着大雄宝殿出事,只见有数人腾空而起,靠一身金刚神力顶住了殿顶,又有数人更是直接伸手接住倒下的大柱。就在众人以为一场意外就此化解的时候。

只见老僧身后的佛像突然黑气缭绕,原本庄严慈悲的法相变得狰狞凶残起来,霍然举起手掌,冲着讲经的老僧就拍了下来。

众僧怕老僧有失,纷纷出手,霎时间数道佛门宝器祭出,迎向恶佛手掌。

但就在恶佛手掌即将与诸宝器相撞的时候,老僧缓缓站起,一挥手,一道金光闪耀,整个大殿瞬间就响起一阵佛门梵音。

宝器全部原路而回,佛像也黑气散去,渐渐恢复。

老僧不再理会殿内发生的一切,缓缓走出大殿,抬首望向中州方向,脸上似有悲苦,低声道“师弟啊师弟,‘群魔乱舞,金刚怒目;一禅二心,菩萨低眉’这一劫,你若渡得过,日后修成正果,已证大道;若渡不过,难免落得个身死道消的下场。渡人渡己渡苍生,全看你的造化了。”

北方岚州,一处官道上,一人身着黑锦长衫,胯下一匹卷毛黑彪马,往中州方向飞驰而来。身后十二飞骑,白马白袍紧紧跟随。一队人马行至一个岔路口时,为首的黑衣人摆手示意停下,伸手微微摩挲着自己的胡子茬,大声说道:“到这就可以了,你们去把该做的做好。”

众人齐声唱诺,伴着呼啸声分头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