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三十七章 一夜悟剑

翌日,楚烨特意起的较晚,他也摸出来了一些老氿的脾气,典型的“打着不走,赶着倒退”但一点激起来倔强劲,恐怕还能套出来点别的东西。那一剑“夜雨”着实令人神往,而且看架势老氿身上还一定有不少能耐。

果不其然,刚熬了一会,就听到外面老氿跳着脚的骂街,多半是说些现在年轻人不思进取,有眼不识泰山等等。

楚烨掂量着火候,感到老氿就要不耐烦了,神色慵懒的走出了自己的营帐,小为羽则是早早的就候在一边,见到楚烨出来,满脸欢喜的跑过来,手中还拿着两张小馍馍。

也不理正在大喊大叫的老氿,小为羽有些认真的说道“烨哥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晚,要知道其他人今天都起特别早,而且还煮了好吃的早饭,我特意给你拿了一个。”说完小为羽递了一张小馍馍给楚烨。

楚烨环顾一周,发现果然沈兴山的手下今天都劲头满满,比起昨日刚逃出北辽城时那紧张沉重的气氛大大的不同。甚至还能听到一些人嬉笑吵闹的声音。看来昨日沈兴山有意让老氿展露势力,着实给所有人吃了一颗定心丸。

虽然剩下的都是忠于沈兴山的心腹,但只有忠心没有信心长期下来恐怕会无以为继。这沈兴山还真是有些手腕,十分擅长拿捏人心。

昨天的事早就有人报告给了沈兴山,此刻沈兴山正走在楚烨身边,有些带着仿佛幸灾乐祸表情,压低声音说道“这糟老头子可不简单,小兄弟一定把握好机会,我那带了不少好酒,你若需要,随时去取。”

楚烨微微额首,心想,这学剑为何要酒,难道是让我送给老氿的?

老氿耐着性子等了半天,见到楚烨过来,却平静下来,斜着瞥了楚烨一眼。自顾自的说道“夜雨为我当日与渔阳雨夜所悟,一剑之下,如夜雨袭来,万物皆无可避躲。你的炁劲精纯,倒是难得,可惜筋骨太差,身体根基不行。先练练筋骨吧。”扔过来一套看似绑腿袋兜

之物,“这些东西从今天带上,就是睡觉也不可以摘下来。“说完,老氿就躺在车上,大口大口喝起酒来。

楚烨有心询问,但看老氿的模样,多半是不会理自己。只能将一地的装备带了起来。这些绑腿袋兜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什么,沉重异常。刚刚穿上,楚烨就有些喘不过起来。但也知道自己修行上的缺陷,楚烨也不推脱,咬着牙,坚持着。

倒是小为羽看着有些心疼,也不好说话,最后鼓着腮帮子坐到了老氿身边,瞪着眼也不说话,就一直盯着老氿。

就这样楚烨终于坚持到了入夜扎营,狠狠的吃了半锅米饭,楚烨才恢复了点体力。这一天楚烨可是第一次感受到了修行路上的艰辛,纵然在他黄阶巅峰修为的支持下,那身重量也难以负载,初步估计这一身行头少说也有五百斤,想着带着这样一身跋涉了一天,楚烨都有点佩服自己了。

老氿不知什么时候来到楚烨身旁,丢下了一张羊皮纸,说道“这是基础剑诀,晚上背熟了。”而后走开。

楚烨也不答话,收起了剑诀,低下头又继续吃饭。

回到自己营帐,楚烨认认真真的揣摩起羊皮纸上的内容,说是基础剑诀,楚烨却发现期间晦涩难懂,有心去问老氿,想来想去,就是去了多半也是碰一鼻子灰。楚烨也发起倔来,屏息凝神在脑海中不断思考剑诀中难以明了的地方,体内的‘乾坤诀’也在不自觉中运转起来。

随着‘乾坤诀’的运转,楚烨只觉得眼前一片光亮,再睁开眼睛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一片白色天地之间,不远处却站着一个人影,人影五官灰暗看不出面貌,似乎感到楚烨的目光,那人影竟然自己舞动起来,那动作竟然与刚才研习的剑诀如出一辙。

那人影舞到楚烨觉得晦涩难懂之处,动作一僵,似乎也没能参悟,随即停下,一阵颤动后竟然一分为二,两个人影又用了两种不同的解读,结果还是不对。而后又以二分四。

每一次分裂都会成倍增加人数,而且楚烨能够明显感到,自己在观摩人影的时候,自身对那剑诀的感悟也有所增加。终于在第六十四个人影之后,方才将那晦涩之处被破解开来。可以继续向后演练。

楚烨大喜,没想到‘乾坤诀’不仅能解读两颗玺印上的功法。遇到其他功法也能起到如此辅助的效果。而且那些人影仿佛与自己心灵相通,每一次挥剑,自己都能感同身受,这对自己的修炼速度大有好处。就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最多能承受住多少个人影。

在这处白色天地间不知过了多久,楚烨只感到身躯被一阵晃动,想来是外界有人触碰自己身躯,心念一动,楚烨意识重新回到了身体上。

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小为羽正满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原来已经过了一夜,商队都准备出发了,小为羽发现自己沉睡不行,情急之下才闯进自己的营帐晃醒了自己。

“看来以后再进入‘乾坤诀’修炼,自己也得想办法把握时间。”楚烨心里打定主意。摸了摸小为羽的小脑袋,微微一笑道“小妮子,干嘛这么紧张,我只不过是多睡一会而已。”

小为羽重重的点了点头,伸手递过来三张小馍馍,有点羞涩的道“烨哥哥多吃点,要不体力跟不上了。”

“怎么?刚一天就起不来了,你要是自己放弃也行,但弄坏你们东西的事,就此揭过。以后各不相欠。”楚烨刚吃了两口,就听外面老氿的声音传来。小为羽撅起小嘴就要出去编理。被楚烨轻轻拉住,后者对她轻轻点了点头,示意没事。

等楚烨站到老氿面前,老氿不由得眼前一亮,以老氿剑道宗师的眼力自然看得出,一夜不见,楚烨虽然神情疲惫,但眼内寒光微敛,明显是在剑道上初窥门径的表现。

楚烨见到老氿,深施一礼,道“谢前辈传剑之恩。今后自然两不相欠。”

老氿神情微动,立刻又平静下来,有些黯然失望的道“不用说那些好听的,这可是你自己不学的,以后也别让那小妮子来烦我。”

楚烨却是一笑,道“前辈哪里话来,我已经习得夜雨,自然两不相欠。这传道之恩,小子无以为报。今后当以师侍之。”

“什么!”不仅是老氿,就是一旁的小为羽和不少沈兴山的手下都感到惊讶。

老氿眯起了眼睛,脸上少有的阴冷严肃,道“小子,我传你一剑是因为看你还算顺眼,而且我又弄坏了小妮子的东西。你若是怕辛苦不想学了,可以直接说。但你说你一夜之间就学会了我的夜雨?如此辱我!是不是嫌我太好脾气了!”说完老氿气势一凛,自体内爆发出阵阵气劲,吹得方圆两丈之内难以站人。

楚烨也不答话,随意捡起了一根木棒,走到一处开阔地,浑身气息一凝,以木为剑就演示起了一套剑招。虽然动作略显生涩,但寒芒外漏,剑意小城。

老氿自然认得,这正是昨日他给楚烨的那篇基础剑诀,这剑诀哪里是什么基础剑诀,乃是老氿融合一生修为所著,虽然没起名字,但里面剑招精巧,老氿自问就是悟性非凡的剑胚天才,再有名师的指导下,也要半年以上才能融汇贯通。只有明悟了通篇剑诀,自然就能一窥夜雨的全貌。

见楚烨一夜之间就把剑诀练到如此模样,老氿竟然是有些激动,不自觉的站起了身子。但还不等他说话,本应随着剑招结束的身影并没有停下。

楚烨看似收势,却静极反动,手中木棍向上一撩,一道气芒斩出一丈有余。那动作与当日老氿斩杀马匪头目如出一辙。之后楚烨奋然跃起,在空中将手中木棍向天猛刺。只见一道白光随即从木棍中爆裂开来。

不少人都被光芒刺痛了眼睛,纷纷遮住目。白光过后,楚烨已经落回原地,手中木棍只剩下半截,虽然没有像当日老氿那样射出满天剑芒,但从满地被木屑射出半寸深的小洞来看,楚烨刚才施展的,正是夜雨。

楚烨看着眼前一切,心中暗喜,昨日在‘乾坤诀’中参悟了一夜,发现这基础剑诀竟然就是夜雨的剑诀。只要将全篇领悟与心,自然就能发现那潜藏的夜雨。

老氿神情激动,他自问世间天才见过无数,但能够一夜之间就能将自己剑招学会的人,他从听过,没有听过,甚至没有想过!

“一夜悟剑!绝世剑胚不过如此......”老氿喃喃道,看向楚烨的眼神越加炽热。

“小子,你可...你可愿意再学一剑?”老氿颤动着说出这句话。这等宗师人物平时虽然高傲,但一旦遇到让自己动心的事物,会比常人还要激动。而能找到一个悟性犹如绝世剑胚的人,正是这世间能打动老氿的事情。

楚烨自然是得意非常,正思考着要如何答应老氿,就感到身体一沉,浑身力气一溃,猛地倒在地上,人事不省了

恍恍惚惚中,楚烨看到小为羽急切的模样,听到老氿跳着脚在骂着什么,而后就是无数的人脸闪过,自己终于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