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十三章 美玉为瑾

双龙寨坐落在北山山顶一处,依山城寨,拒鹿、角楼、石门应有尽有,布置颇有章法。称之为一处要塞也不为过。

黑大个仗着胆子跻到了罗阳身边,低声说“公主大人,这魔头确实厉害,若是一会发现硬拼不行,可以把他引导寨子北院。”

罗阳一听这黑大个话里有话,下巴扬了扬,示意黑大个继续。黑大个又凑近了几分,说道“那院子里有些机关,本来就是二当家布置下来,留着对付一些找我们麻烦的高手用的。那院中大门就是机关。只要触碰机关,地底的火油瞬间就能炸开,管他是什么魔头,一定能将他炸死。”

说道这里黑大个眼神有些闪烁,沉了下说道“只希望若是成功了,公主大人能记上我些功劳,别让官军砍了我的脑袋。”说完,黑大个还顺手摸了下自己的后脖子

罗阳眉头微动,点点头,颇为赞许的说道“倒是一个办法。你这黑大个还不错,事成之后,本公主一定赏你。”

话音未落,只听到石门后传出一阵声音“远来是客,各位既然敢来,就来见上本座一见吧”声音落处,石门居然自己缓缓打开。那咯隆隆的声音似乎在碾压着每个人的心绪。

罗阳心里微微一惊,整理下衣襟,硬着头皮说道“走吧。既然人家有请了,我们再不进去就是不识抬举了。来都来了,就是螳臂,也得挡下这大车!”

....

北辽城外五十里,有一处巨大的行辕。行辕围绕着一片行宫修筑设驻,正中一座巨大华丽的宫殿,正是三皇子白瑾的临时居所。。

宫殿内部,偌大的内院中,布置了无数的玉器,白玉的假山,独山玉的如意,羊脂玉的瓶子...数不胜数。人言这三皇子酷爱玉器,看这出行的布置,可见一斑。

此刻白瑾一袭白色深衣横卧在一张白玉暖床上,手中摆弄着一块成色上佳的玉髓小扣。堂下坐着一位老者,一身翡色长袍,鹤发童颜,正在品茗着新贡的春茶。再往下跪着另一个高瘦老者,跪着的老者正是贤宁郡的陈郡守的手下,鹤长老,鹤长老已经将一众尼姑押送到了三皇子账下,此刻正在受三皇子接见。

白瑾也不问话,只顾把玩着手中的玩物。鹤长老更不敢先说话,只是深埋着头老老实实的跪着,一幅奴颜婢膝,哪里有什么地阶高手的风范。大概持续了一刻钟,白瑾突然道“陈郡守好厉害的手段,一个郡守居然能让个地阶宗师给他卖命。鹤大师,我很好奇,同样是地阶宗师,你与叶三长老相比,孰高孰低啊?”白瑾说着把脸转向翡衣老者,似笑非笑的注视着。

被称为叶三长老的老者轻轻放下茶杯,对着白瑾拱了拱手,说道“这栖鸾山的贡茶确实难得,不在三皇子这,恐怕老朽也难以尝到啊。”

白瑾拱手还礼,说道“难得叶三长老喜欢,我已经派人送到您住处了一些。这等好茶放在我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叶三长老又低首拱了拱手算是谢恩,转头道“我六剑山庄地处僻狭,虽然在江湖上行走,但难免孤陋寡闻,素来也没听说过鹤大师的名头,有机会还真想讨教讨教,开开眼界。”

鹤大师接连叩首,急道“六剑山庄六位剑仙之名谁人不知,那是与卧禅寺四大神僧,玄云山三大师尊一般的人物。我这点微末道行机缘巧合才达到了地阶下品,别说是根基不牢,就是所修习的功法也是差了千万。恐怕就是叶三长老座下的大弟子,被称为青峰剑的叶峰少侠,败我也就三招之内。叶老这么说,小人实在无地自容,实在无地自容....”

叶三长老听着很是受用,浅笑摆手,说道“鹤大师客气了,小徒那点手段要跟鹤大师计较的话,恐怕也得百十来招才能见功,想三招败你,恐怕得等几年后他步入地阶才行。”

白瑾依旧是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心里暗暗发笑“这鹤大师倒也是上道的人,与那眼高与顶的叶家几个老家伙,这类人既有能奈用着也舒服的多。这六剑山庄是皇兄在江湖上最强的助力,实力虽然不及四大门阀,但也算是顶尖势力之一,相传这六剑山庄有一剑阵,施展开来甚至可以斩杀天阶高手。也就是凭着这个,这几个老家伙对自己这个三皇子表面恭敬,但心底根本没把自己当主人看待,在他们眼中,他们与我都是我大哥的党羽而已。”

白瑾看叶三长老得意够了,说道“你也别回郡守府了,打发人告诉陈郡守,以后你留在我账下了。下去吧。”说罢一甩手。将手中把玩的玉扣扔给了鹤大师,同时扔下来一句话“赏你了,也别什么大师了,以后就叫你鹤三儿了。”

鹤三紧忙接住玉扣,如获至宝,倒头又是叩首谢恩。倒是叶三长老有几分不是滋味,想说什么又没找到什么词。只能拿起茶杯,狠狠的啄了一口发凉的茶。白瑾看到这里,大笑着走向后堂,随着笑声白色深衣甩落,后堂传来阵阵女子娇呼之声。

....

北山附近一处驰道,月儿挑了一匹快马,此刻正向着北辽城的方向疾驰。

月儿边跑,心里一边抱怨道“一群只会胡闹的混蛋,搞的像我贪生怕死一样。那个小为羽,你去有什么用!轮得到你表白一番,还不是想给公主拍马屁!”

“还有那个无赖,没想到居然还是个修行者,之前隐藏着实力,一定没安好心,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什么狗屁公主,就会胡闹,你知道你这一胡闹要有多少人跟着受罪!我要不能快点搬回救兵,你可能就真得死了...”

想到这,月儿突然勒住了马。是啊,如果罗阳公主死了,自己就不用替她嫁到蛮族去了,而且这回是她找死,又不是自己害的。

月儿彻底的停了下来,站在驰道上,抬头望着天,似乎是在抉择什么,最后长吁了一口气,就要跳下马来。

就当月儿屁股刚离开马鞍子的时候,就感到一只大手从背搭在了自己的肩头,同时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小美人儿,你这是要去哪啊?”

月儿大惊失色,急忙向后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