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十四章 七彩童魔(一)

楚烨与罗阳一行人在黑大个的带领下,来到了双龙寨的大堂,堂上仍旧挂着一块大匾“聚义堂”。可惜当日“聚义”于此的家伙们,现在只能苟活在“老大”的丧命之处。

堂下一众贼匪站在两侧,倒是罕见的老实,虽然各个都正眼看着楚烨一行人,但仔细观察能够发现,每一个贼匪的注意力都有意无意的放在堂上,而且似乎充满畏惧。

堂上是一个人身穿红色大袍子,斜倚在第一把交椅上,一只脚踩在椅把上,露出白皙的脚踝,一只手轻轻拄着那张俊俏得妖艳的脸庞,眯起眼睛笑盈盈的看着来人。

头上那串七色符文如呼吸般闪烁。楚烨才注视了那符文一会,就感觉自己的心脏的跳动也随着那符文闪烁的频率慢了下来。

猛一个激灵,楚烨赶紧移开了眼睛。似乎是看到了楚烨的窘态,那红袍人噗呲一声笑了。伴随着笑声,一道声音荡起“小家伙们,你们这气势汹汹的来找我,莫不是要对付我的?但我可不曾招惹过你们呀,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失礼了呀?”

楚烨一听这种不男不女的腔调,心里就是一阵厌烦。但还摸清红袍人的底细,从刚才那招传音之功能够判断出,这红衣人不好对付。

此时只能耐着性子大声答道“阁下误会了,我们的朋友本来受了这双龙寨贼匪的胁迫,我们来本是给朋友出头的,但听说这里的贼匪已经被阁下收服,我们是特来致谢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红袍人听了之后,抚掌大笑,连说了三个好字。又问道“既然是来道谢的,你们可带了什么谢礼?有言在先,我呀,甚是挑剔,礼物要是不合心意,我可会恼的哟。”

楚烨灵机一动赶忙说道“本来备了数车礼品,想奉送阁下,但见面后发现阁下定然不会喜欢这等俗物,我们又没有准备,甚是汗颜。不过我这随身有一宝物,虽然不是什么价值连城的东西,但时常带在身边,能起到温养肤容之效。”

说完楚烨伸手掏出了那颗赤色玺印,心想,若是这魔头过来取,我就运足了炁劲,先下手为强,砸他一印。

只见此刻那玺印温润橙黄,通体散发暖润之气。说是能温养人体,倒是还真有几分可信。

罗阳眉梢一挑,心里道“真能编!”红袍人远远的瞥了一眼楚烨,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生得还算俊俏~”

楚烨怕红袍人不信,一把扯过旁边的小为羽,继续说道“阁下可以看看这小妮子,您是没见过她以前,那长得活像颗土豆子,后来借我这宝贝温养了几天,就出落的如此漂亮了...”

小为羽起初站在罗阳身后,红袍人并没有看看清为羽的脸,但这一下拉出来,直接与红袍人来了个对视。

只见红袍人微微一怔,脸上的戏谑表情缓缓消失,豁然站起,眯着的双眼也第一次睁开,一双金蛇蛇瞳直勾勾的盯着小为羽!

随着红袍人双眼的张开,周遭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众贼匪仿佛千斤压身,又齐刷刷的爬跪了一片。

罗阳楚烨虽然感到有一股无形压力,但却不至于失态,想来是只有吃过那奇怪果子的人,才会受到这魔头的某种压制。

唯一丝毫不受那压力影响的是为羽那单薄的小身子。倒是众贼跪地的声音吓了小为羽一跳。小手顺势仅仅抓住了楚烨的胳膊。

红袍人见吓到了小为羽,赶忙闭上了眼睛。声音中有几分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珠儿不怕,珠儿不怕....”楚烨下意识的又往前靠了靠,将小为羽挡在身后。罗阳更是伸手握住了七星银蛇鞭,随时准备拼命。

红袍人跌坐在椅子上,长叹了一声。手捂着脸,长久没有说话,竟是哭了。

小为羽看着红袍人,心中莫名也悲伤起来,按了按楚烨护着自己的手臂,示意没事。

径自走上前来。蹲在红袍人身前,说道“你是在哭么?你是想起来什么伤心的事么。”

见红袍人没有动静,小为羽干脆坐了下来,自顾自的说道“我呀,从小就跟着师傅,别看师傅平时很严厉,对犯错的我们都很凶,但其实师傅特别疼爱我们,有好几次我都看到师傅晚上偷偷给我们盖被子,还有几次庵里香火不旺,师傅见我们吃不饱,自己偷偷的眼泪来着。”

说道这里小为羽噗呲的笑了一下,只不过嘴上的笑容还没散去,眼中的泪就掉了出来。

小为羽继续说“但是师傅师姐们就在那一夜都死了,我趴在那里看着,开始还有眼泪,后来觉得眼泪都干了似得,只觉得心里堵着厚厚的一面墙。那是我最悲伤的一次。但那时候我想起了我的师傅告诉过我,人呀,哭是没用的,什么困难都有过去的办法,所以要笑着面对悲伤!”

小为羽顿了一顿,抽泣着说道,“可我没做到,我一想到师傅,我就想哭!但我不想让师傅失望,也不想让她担心,所以我就笑,我就哭着笑!”

红袍人愣愣的看着小为羽,就连脸上的泪痕都不去擦拭。只见小为羽努力咧开嘴,也看着他,说道“我叫雪为羽,不叫珠儿,但我你的珠儿也跟我师父一样,都不想让我们哭的,所以,哪怕现在还有眼泪,也要笑着。”

“嘻嘻嘻”“哈哈哈”两张都十分俊秀的脸庞,一大一小两个光头,就在这大堂里,莫名其妙的笑了起来。一个笑的洒脱,一个笑的纯真,任由那泪水横流。

满地的山贼都疯了似得震惊。难道这小尼姑才是真正的高手,怎么就几句话把那魔头说的连哭带笑的。这是什么修为什么功法?难道是传说中的“口遁”?

楚烨和罗阳面面相觑,他们虽然听小为羽说过所有的事情,但他们都不曾去体会那种悲伤。

他们也不曾想过,那柔柔弱弱的小为羽,心底竟然是如此的坚强。

“小为羽啊小为羽,你一定就是珠儿的转世,以后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这样,我先打发下这些人。”红袍人笑完,轻轻摸了摸小为羽的脑袋,再度站起,向楚烨二人走来。

小为羽张开双臂赶忙拦住,说道“你别和楚烨哥哥罗阳姐姐他们为难。你只要能答应以后不再杀人,楚烨哥哥和罗阳姐姐就可以放你走的!”

红袍人低头轻抚小为羽,低低地说“当年我错了一次,这次我绝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以后你会知道得,这些人根本不配做你的朋友。等我处理完了,我带你去一个属于我们的地方,你累了,先睡吧。”说完,眯着的眼睛微微睁开,小为羽晃了一晃,就瘫了下去。红袍人轻轻扶住,小心翼翼的将小为羽放在了一旁。

罗阳银龙鞭一指,大喝“魔头,你想对为羽怎样?”

红袍人伸出单指放在嘴边,比了个嘘声。轻声说道“本来只想找点乐子,但没想竟然能让我遇到珠儿。按道理,你们是有功劳的,但多年前我错过一次,那次让我丢了珠儿,还被人镇压了整整一个甲子。这次我不会再心软了,作为感谢,就是让你们似得舒服点而已。”

罗阳心下一沉,就要拼命。

楚烨眼神一闪,一把拦住。说道“好,好....那第一,我得问问你是什么人,什么来路,死了阎王爷问起来,我也好回答。第二,我活着时候穷,要死时候得置办点产业,一会我要在你寨子里挑个院子。第三,这女人仗着背景时常欺负我,我不想跟她死在一块,而且我要死在她前面,早死早投胎,来生我做她大哥。”

罗阳听完,知道楚烨要自己冒险,望向楚烨的眼神有了几分复杂。

楚烨怕罗阳冲动,用手紧紧的抓了抓罗阳的手腕,直到罗阳微微点头,才肯松手。

红袍人听完,饶有兴致的点了点头,“好,那就先从你开始。”话音刚落,一手拉起楚烨,纵身出了大堂,几下就跃到北院。

罗阳赶忙跟上。众山贼身上没了压制,站起身来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黑大个一跺脚,带着山贼也奔北院去了。

院内,红袍人放开了楚烨,站在院中。楚烨紧退了几步,与红袍人拉开了距离。余光扫了下远门的位置。缓缓的踱了过去,边走边说,“好,这院落过完不错。现在阁下能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么?”

红袍人负手而立,轻笑一声,说“地方你喜欢就好,我呀,十岁在岚州得先师指点,闭门学艺;二十岁初出江湖,行侠世间;二十三岁初入中州,同辈中鲜有敌手;二十五岁被仇家所害,留下一生恨事;三十岁功法大成,一夜灭了仇家一百三十口!”

红袍人说道这里微微有些感慨,继续说道“由于我复仇手段太过激烈,自此被扣上了魔头的帽子,一众自诩为正道的家伙,开始对我展开追杀。”

红袍人一甩袖子,颇为豪迈道“但我是何人!九年间我纵横下,光是死在我手上的地阶宗师就有七位;三十九岁被劲敌伤了根基,虽然逃了性命,但还是中了一群小人奸计,被镇压在这附近一处庙宇之下整整一个甲子。但天不绝我!前些天那镇压之处,被人破坏,我得以重见天日!”

红袍人神色傲然,继续说道“眨眼已近百年,你们这些小辈能死在我手里,也算荣幸,六十年前他们都叫我,七彩童魔!”

楚烨不是江湖中人,根本没听过这个名字。

倒是罗阳紧紧的吸了一口凉气。她在宫中时,就素来喜欢听江湖轶事。

这七彩童魔是六十年前的江湖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传说此人修习了一种魔功,以人肉进补,生性凶残,传说连如今玄云山三大天尊之一的蓬莱天尊都与其交过手。

虽然此人败在蓬莱天尊手下,但仍然被那时还不是天尊的蓬莱给予了“有望登天”这样的评语。

后来此魔头绝迹与江湖,有人说是重伤难返死了,也有人说是躲起来修炼,准备再找蓬莱师尊报仇。

没想到这人居然被镇压在了这北辽城境内整整一甲子。

楚烨现在已经转到了院门附近,面前是七彩童魔,背后是院门。

看七彩童魔正沉浸对自己颂赞之中。

楚烨抓住时机,向后急跃,一把扯掉了院门上的机关,就听到“呲呲呲呲”的声音发出。

七彩童魔见楚烨往外一跳,还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怒哼了一声,就扑奔楚烨。

罗阳在一旁早有准备,运足了浑身功力,手中银鞭子直射向童魔。童魔也不太多动作,在空中单指一点就点在了银鞭之上,没有半点停滞,就见银鞭被直直的崩了回去。罗阳更是被震得跌坐在地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楚烨一边向后跃起,一边暗自运转起‘乾坤诀,祭起手中赤色玺印就砸向童魔。口中还喝了一句“看法宝!”另一面偷偷的将金色玺印也丢了过来。

童魔没有收回手指,如法炮制,直接一指点向了赤色玺印。这玺印如罗阳的鞭子一样,有倒飞出去。

童魔有些托大,没注意另一颗金色玺印也跟了过来,躲避不及,就被砸回了院子内。

“呲呲”声音渐渐消散,只听得“嘭!嘭!嘭!”无数道火光爆气。整个北院都被炸得分毫不剩。

楚烨和罗阳更是被爆炸的冲击崩出去老远。

倒是群贼早有准备,一个个都远远的站着,没伤到分毫。

过了好大一会,也不见七彩童魔出来,就在众人以为这魔头不被炸死也会重伤的时候。烟雾渐渐散去。

七彩童魔完好无损的站着,身外一圈七色光晕闪耀,只有嘴角淡淡的渗出一丝血迹。

七彩童魔狂笑“有点意思!没想到几个孩子用几个小玩意也能伤到我!好玩!好玩!”

整个山寨除了魔头的狂笑,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