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成圣

乱世成圣

更新时间:2021-07-28 05:30:11

最新章节: 沈家门房认得楚烨,昨天公主殿下就交代过了,这是公主殿下新收的跟班,可以随时进府见驾。但楚烨身边还跟了个小光头,门房有些疑虑,但也没有阻拦。楚烨刚进院,迎面就看罗阳带着月儿走了出来。罗阳也看到了楚烨,大老远就喊道“正好你来了,走,陪本公主出去转转,今天我们去‘妓院’看看可好。本大哥也算带你这小子出去

第十六章 七彩童魔(三)

七彩童魔惊诧,只见来人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双目如电,脸庞的轮廓仿佛刀削斧砍一般,显得坚毅有力,一头黑色长发随风而舞,站在那里,犹如山岳般的气势压得自己有些气闷。

罗阳一眼就认出了来人,正是当时在赌坊帮助过自己一行人的,吕烈。

“听说这北山有异像连连,本想来看个热闹,谁成想是你这个孽障捣乱。真是失望啊,失望~”吕烈不紧不慢的说着。

悠悠然的看了看周围,眼光有意无意的瞥了一眼罗阳。说道“这次中州之行本不想与人动手,但我家乡有句老话‘男人再孬,也不能让女人挨欺负。’唉,没办法~”

吕烈把目光落在了七彩童魔身上,挑了挑眉毛说“你的来历,我也懒得知道。虽然看你也算有些手段,但可惜,你犯了我的忌讳,那你只能认倒霉了。不过念在你被镇压了一甲子的份上,我让你三招,三招内你只要是能伤到我一点,我就放你下山。三招之后,我只出一拳,一拳后你能活得下来,就算你命大。我也绝不追杀。”

七彩童魔听后一阵狂笑,自己当年在地阶之中罕有敌手,七彩童魔几个字就是靠自己一个高手接一个宗师杀出来的。虽然现在被镇压后还没恢复巅峰实力,但自认为就是遇到到地阶中品的高手来了,也不过是败逃而已。

至于想杀死自己,哼,不同时来四位的地阶中品以上的高手根本不可能。

看起来吕烈不是个易于之辈,但七彩童魔也是极度的心高气傲,只听七彩童魔尖锐的声音响起“放我?不用!!今天我就多杀你一个人而已!”

随着声音响起,七彩童魔一跃而起,双目睁开,金色蛇瞳光芒大盛,双手合十高高举起,重重挥下,“血魔斩”只见一股夹扎着紫色毒气的炁芒斩向吕烈。炁芒过处,大地都被斩开一道半丈深的裂口。

吕烈不躲不闪,负手而立,只听‘轰’的一声。尘土散去,但见吕烈稳如泰山,身上一股白色光华闪动。看来是仅凭护体炁罡就硬生生的接下了七彩童魔一记狠招。

吕烈挥手扇了扇周围的尘土,说道“这招若是再聚两息的力,应该能将地斩开一丈左右,恩...你别着急,下一招好好表现。”

七彩童魔头皮发麻,这等护身炁罡是自己生平仅见,这防护力恐怕能与卧禅寺的‘金刚不灭体’媲美了。而且自己这招可是蕴含着噬骨之毒,竟然也未能影响此人分毫。

此人修为之高,恐怕远超自己。但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退路了。

只见童魔头上的七彩符文剧烈闪动起来,随着一声低喝,七彩童魔再次变化出狰狞魔像,这次除了獠牙利爪外,浑身还散发着阵阵七色雾气,闻起来一会芳香扑鼻,一会恶臭难忍,想来是加持了种种毒素。

童魔厉啸一声,“看我七毒七杀爪”,两只利爪飞舞,一张爪网死死的扣住了吕烈。童魔这招十分厉害,是专门对付一些擅长防守的高手用的,就算遇到体术强于自己的,只要缠斗起来,毒素都能渐渐的侵蚀、麻痹对方,随着时间的拉长,再厉害的炼体高手都得在童魔手下吃亏。

吕烈依旧没有出手,看童魔的利爪几乎要刺到自己胸口了,吕烈呼吸一凝,紧接着一声怒吼。巨大的能量爆开,将童魔震飞了出去,周遭的毒气也都散到了九霄云外。

看都没看童魔,吕烈只是捏了捏嗓子,轻轻咳了几声,自言自语似得道“这要是把嗓子吼裂了,咳出血来,是不是得算我伤了?以后这个得注意,等注意。”

童魔爬将起来,刚才那一吼震得自己五内具伤,血气翻腾不止,就连左眼的蛇瞳都产生了数道龟裂,这蛇瞳与头上的符文都是自己功法的载体,对敌时全靠催动他们,现在一支蛇瞳受损,这一下折损的修为恐怕比被镇压一甲子也不差不多。

而且吕烈到目前为止连手都没拿出来,想到这里,童魔既气又伤,一口血喷出来,跪在地上。

吕烈摇了摇头,叹了一声,喊道“别装死,还有一招。”

听到吕烈这么说,童魔狠狠一咬牙,挣扎起来,一扭身,甩掉了那一身红色大袍,这可是七彩童魔最后的杀手锏了,这红色大袍本就是一件宝器,常年被童魔以人的鲜血浸养,修炼这袍子倒不是对敌使用,而是为了压制自己体内的一些东西。

脱下红袍后,童魔头上七彩符文再度剧烈闪烁起来。随着一身低喝,七彩童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七个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的童魔。

有的怯怯懦懦,有的精明爽朗,有的凶恶狰狞,有的悲痛莫名,有的庄严慈悲,有的癫狂喜悦,还有一个嘴角带血,妖魅俊俏。七个人按紫蓝青绿黄橙红七中不同颜色一字排开,每个人头上都有一枚单色符文。

随着红色率先射出一道爪刃,其余六个分身齐齐出手。异体同心,七心一念。这七具分身联手配合默契,再加上所修功法的原因,七色符文相辅相成,威力提升何止数倍。

“有点意思~”吕烈颇为赞许的点了点头,终于伸出了双手,低喝一声“裂云手”只见吕烈双手轻摆,身随意动,整个人就如那空中柳絮一般,闲庭信步似得穿梭于六个分身之中。

本是六个分身围攻吕烈,但随着吕烈身形穿梭,一股柔劲悄然而起,将吕烈方圆五丈有余的空间都拘了进去。

随着柔劲的裹挟,本相辅相成的六具分身此刻变成了相冲相克。先是黄色分身与蓝色分身相互中了一爪,接着是紫色分身与橙色分身分别被柔劲绞杀,最后是青色分身与绿色分身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六具分身一溃,吕烈也散了柔劲,拍了拍手,说道“若是你全盛状态施展这一招,恐怕真能擦破我一点皮肉,可惜阵眼太差....”

吕烈的话戛然而止。因为此刻他发现七彩童魔六具分身虽然溃散,但红色本尊正猛然的冲向倒在地上的罗阳。

七彩童魔此时手段已经出尽,只能期望挟持个人质才能有机会逃出一线生机。况且罗阳还是大炎公主,只要有这张牌在手,自己未必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

七彩童魔眼看就要抓到罗阳,却听到旁边传来吕烈一声乍喝“找死!”

吕烈出拳了,只见吕烈右手紧握,冲着七彩童魔的方向凭空就是一拳。并没有什么炁劲轰出,只有一股纯粹由挥拳带来的风压。

但这股风压彷如山岳撞来一般,在空中把空气压得发出数道爆裂之声,后发先至,重重的轰在童魔身上,将童魔直直的轰飞了出去。

一道丈许宽的沟壑直接从吕烈跟前划进了‘聚义堂’中。随着进去的,还有刚才还冲向罗阳的七彩童魔。

吕烈没有再去管童魔,而是一闪身,来到罗阳身边,以手轻轻抚背,一股暖流顿时走遍罗阳全身。罗阳渐渐的恢复。大口喘了粗气,盯着吕烈。

见罗阳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含着委屈的泪水紧紧盯着自己,刚才还大显神威的家伙顿时有些手足无措。

还不等吕烈说话,罗阳顺势就紧紧的搂住了吕烈的脖子,扎进吕烈怀着,‘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嘴里一边哭还一边碎碎念着什么,旁人也听不清楚,吕烈只得轻轻的拍着罗阳的后背,轻声的安抚着,就像安抚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这时又有两道身影跃进了山寨内,两人一个高瘦,一个粗壮,各自穿了一身黑皮劲装。随着两人落地,高瘦男子还放下了一个如仙子般的白衣女子,正是月儿。

只听高瘦汉子说道“听主人说这里有七彩云雾可以看,没想到却在路上遇到了这么个美人,主人也真是的,听这美人说什么山上公主怎么地了,撇下我们自己就先赶来了。”

粗壮汉子拍了拍手,说道“说好了是带我们来做护卫的,结果就让我们送了几封信,也没个架好打。”说完壮汉扫视了下周围,补了一句“这儿他娘的也打完了!”

月儿看着满地的尸体,闻着空气中满满的血腥味,一下子就呕了出来。

罗阳这时也止住了哭泣,看到自己抱着吕烈的脖子,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赶忙撒开,站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环顾四周,发现这双龙寨的山贼已经是彻底死绝了。

月儿渐渐止住了呕吐,赶紧走到罗阳身边,嘴角微动,还不等月儿说出什么。

罗阳一把抱住了月儿,说道“没事了。”月儿被抱着,闻着罗阳身上的血污味道,有些想推开罗阳。

罗阳接着说“看来我再怎么胡闹都死不成呢。”说完,罗阳凑到月儿耳边,狡黠的说“其实我一点不想你替我嫁到蛮族去,只是想多找几个朋友陪我走完在大炎的最后这段日子,你放心,等回去,我会好好和舅舅说的。”

月儿有些惊喜,一把抱住了罗阳。只听罗阳说“疼..疼..疼.. 不过,我要拜托你,以后就靠你照顾舅舅了。其实我很羡慕你呀,至少你还有机会选择自己未来。”罗阳说完,深深的望了眼不远处的吕烈。

“咳~咳~”“你别摇了,再摇我真死了。”楚烨也逐渐转醒过来,虚弱的看了看周围,最后看到了吕烈,长出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是没死啊。”

吕烈大笑着,放开轻摇楚烨的手,微微惊讶,说道“这才几天,你这竟然达到了黄阶巅峰了?看来你确实有点意思啊。”

楚烨自己也很惊讶,自己前几天明明是黄阶上品啊,难道是刚才的‘御血诀’打通了自己炁的最大上限,突破到了黄阶巅峰?

高瘦汉子和壮汉倒是对黄阶这种层次的人毫无兴趣,只听壮汉说“主人,您是怎么了,黄阶有什么好惊讶的,我还以为是天阶巅峰呢。”

高瘦汉子摆了摆手说“你这呆子懂什么,这叫爱屋及乌,我看主人一定是对那两个小女子有兴趣,所以捎带着对她们身边的人也献献殷勤,套套近乎。”

说着高瘦汉子扬天长叹,悲天悯人状,说道“唉,可惜啊,这中州女子要是娶回去多了,也不知道会不会弄得我们家里乌烟瘴气的,听说这些女人窝里斗起来,天大的英雄都扛不住。”

粗壮汉子答道“女人嘛,长得结实,屁股大奶足能生养的才好,大炎的女人都太娇气了。”

听到了两人赤裸裸的风凉话,吕烈瞪了二人一眼。喝到“云飞,云鹏,你们两个要是没什么事,就去看看那个红衣服的死没死!”两人立刻闭嘴。一路小跑奔向‘聚义堂’。

此时‘聚义堂’里一片狼藉。七彩童魔被吕烈那一拳轰在了大堂的墙上。

童魔勉强张开了一只眼睛,看了看胸口被轰出来的一个大洞,鲜血哗啦啦的淌着。嘴角挤出一点苦笑,又看了看周围,最后目光落在了倒在一旁的小为羽身上。

幸亏刚才的拳风没有对为羽造成一丝伤害。现在为羽仅仅是因为先前童魔下了幻术,再睡几个时辰就能苏醒。

七彩童魔爬挣扎着向为羽,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躺在了为羽身边,伸出手抓住为羽的手。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一瞬间,七彩童魔仿佛看到了一道光化闪过。

忍着耀目的白光,七彩童魔勉强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置身于一片熟悉的院落中,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走啦走啦,说好今天陪我出去的!”七彩童魔猛然回身望去,只见一个女子站在门口,笑盈盈的对自己招着手,“珠儿!”七彩童魔伸手抓去。

那女子如梦如幻的身影握住了七彩童魔的手,拉起童魔就往外跑,时不时的传来纯真爽朗的笑声。

暖阳静怡,万里无云,花儿亦如当年一样红。只有童魔与珠儿笑着消散在一片光芒之中。

七彩童魔,这个杀人无数的魔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口中轻轻呢喃着“珠儿...”彻底的死去了。

随着七彩童魔死去,头上符文之中散发出了一股薄如轻纱的七彩之炁。这股炁就像有生命一般,在七彩童魔周围转了两圈之后,一头扎进了小为羽体内。